筆趣閣頂點 > 科幻小說 > 萬界圓夢師 > 129 翻臉
    操碎了心?

    此言一出,左冷場等人俱都愣住了。

    李小白說的都對,但為什么就是那么讓人感覺不太對勁兒!

    武學聯盟歸根到底是他們的啊!

    日月神教來犯,也是打的他們的人!

    但為什么李小白一個來自海外仙山的外人,在推動中原武學發展,對抗日月神教的事兒上,比他們還著急?

    ……

    一時間。

    空氣變的有些沉悶。

    左冷禪皺眉,看著頭頂上的橫梁出神:小師叔沒來之前,他們和魔教雖有摩擦,但大部分時間都相安無事,為什么突然就勢成水火,不死不休了?難道真如李小白所說,這是時代變革的必然后果?

    方證大師轉動念珠:少林寺千年古剎,歷代典籍,說沒就沒了,臨了還要親自上戰場,造孽啊……

    沖虛道長拂塵輕擺:熙熙嚷嚷,利來利往,李小白這一副圣人般的做派,到底在圖什么?

    定閑師太默念佛號:可憐我恒山派全是女子啊!

    莫大掌門:我閑云野鶴的悠閑生活,一去不復返了……

    岳不群低頭沉吟:華山派小貓兩三只,真打起來,出工不出力好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天門道人斜視眾人:你們一群蠢貨,師叔說什么都對!

    令狐沖:李小白救過我的命,這次奇襲黑木崖,我拼了命也要護他周全……

    任盈盈:一群傻子,我知道李小白是騙你們的,但我誰也不敢說……

    ……

    不管眾人心中怎么想的。

    李小白提出的斬首行動,順利通過。

    肯讓一群自私自利惜命的老家伙們同意跟著李小白奇襲黑木崖,最主要的原因是基于李小白輝煌的戰績。

    畢竟。

    李小白出道以來,從未有過敗績,能在出海之前,借李小白之手,掃平了日月神教,對他們來說最好不過。

    斬首行動立項。

    任盈盈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黑木崖的地形圖:“盟主,黑木崖在平定州西北四十里,地勢險惡,山高水急,日月神教又用了百年的時間把黑木崖打造的如鐵桶一般。”

    “要登上黑木崖,我們必須要經過水流湍急的猩猩灘,五尺寬的石道一線天,沿途都有日月神教的教眾把守。”

    “登崖前還要經過三道鐵門,每一處鐵閘前,均有人喝問當天口令,口令對上才能進門,過了鐵閘,最后還要通過崖底的竹簍,由崖上之人轉動絞盤,分四次才能登上崖頂,如無內應,執行斬首行動,等同于送死!“

    隨著任盈盈一步步的闡述。

    眾掌門的心越來越沉。

    我的天!

    這特么哪是斬首行動啊,分明是送人頭戰術啊!

    咕咚!

    左冷禪咽了口唾沫:“師叔,黑木崖地勢險峻,就我們幾個人去,是不是太冒險了?”

    武盟成立了,海外仙山近在咫尺,眼看收獲果實的時候到了,若身隕在黑木崖,他們所做的一切都為別人做了嫁衣啊!

    李沐看了他一眼:“正因為冒險,東方不敗一定想不到我們會直接進攻黑木崖,才能打他個出其不意!”

    “師叔,強攻黑木崖,和送死差不多!”天門道人小心翼翼的陪著笑臉,“我們這些人倒是無所謂,師叔身嬌體貴,萬一有個閃失,我們擔待不起啊!”

    岳不群,方證,沖虛,莫大,解風等人點頭稱是,一副為李小白安危著想的模樣。

    “你們無所謂就可以了,我武功比你們高,你們都不怕,我更不怕!”李沐一眼就看穿了這些人的小九九,瞇起了眼睛笑道。

    “……”天門道人,我剛才說的是這個意思嗎?

    瞪了天門一眼,莫大先生上前一步,道:“盟主,任小姐方才也說了,要想進入黑木崖,需有內應,否則連門都進不去,我們恰恰缺少內應之人啊!”

    這一群家伙,喂得太肥了啊!

    一個個比我還惜命!

    李沐瞇起了眼睛,輕輕的敲擊桌子:“沒有內應,抓個內應就是了,如今,日月神教的精兵強將全員出動,黑木崖正是空虛的時候,不抓住這次機會,以后想要殺東方不敗,可能就再也沒機會了!”

    “盟主,內應從何處來?”莫大先生給任盈盈使了個眼色,道,“據我所知,魔教控制下屬用的是三尸腦神丹,此丹足以保證任何人都對魔教忠心耿耿!”

    任盈盈笑道:“我有解藥。”

    MMP!

    眾人對任盈盈怒目而視,

    任盈盈對他們視而不見,眾人中,只有她親身經歷過李小白的恐怖,也知道李小白真正的心思。

    李小白決定的事情,什么時候改變過!

    你們這一群推三阻四的家伙,才是找死,姑奶奶堅決支持李小白的一切決定,才不陪你們玩呢!

    “話雖如此!”莫大先生搖搖頭,繼續道,“可如今,魔教的七大長老已經帶人來圍攻武盟了,再找一個有分量的內應談何容易?”

    “莫掌門已經給出答案了!”李沐笑笑,“七個長老呢?隨便抓一個都能成為內應吧!”

    莫大先生愣住:“盟主的意思是從魔教大軍中抓內應?”

    “對的!”李沐環視眾人,冷意漸漸在眼神里浮現,他的耐心快要消耗完了!

    若不是任我行死了,他何至于像現在這般大費周章,他若提出打東方不敗,任我行早上趕著來求他合作了。

    任我行的執行力比他們高多了。

    缺了任我行,以這一群自私自利的正派標桿的作風,扛過了這波日月神教的圍剿,十有八九不會再去黑木崖了!

    就算他們仍然愿意去,到時候東方不敗在不在還兩說呢!

    對于李沐來說,現在是得到《葵花寶典》機會最大的一次。

    李沐默默掃視房間里的諸位掌門,暗付,誰敢在這個時候拖后腿,掉鏈子,他就弄死誰!

    “師叔,從魔教大軍中抓一個長老做內應,難度太大了,不亞于武學聯盟從正面擊潰日月神教大軍啊!”左冷禪道。

    “我曾一日之內輾轉千里,挑翻了日月神教九個堂口,殺了他們三個長老,全身而退。”李沐鏘的一聲,拔出了青蓮劍,環視眾人,冷聲道,“武者之心當勇往直前,日月神教明知我在武盟坐鎮,仍敢大軍壓境,和他們比起來,你們這一群畏首畏尾的家伙簡直是武者的恥辱,我嚴重懷疑我找錯了合作對象!”

    李小白的話很重!

    但出鞘的青蓮劍更駭人!!

    那可是挑過數千名日月神教教眾的兇器啊!

    左冷禪等人臉色大變,齊齊后退了一步,發生了什么?怎么說翻臉就翻臉了!

    唯有任盈盈,拉著令狐沖的手,向前了一步,豪氣萬丈的道:“盟主,我和沖哥百分百支持您的一切決定。他們怕死不去,我們去,我們三人照樣斬了東方不敗的狗頭!是不是,沖哥?”

    令狐沖本就向往來去如風的灑脫生活,早就厭煩了在武盟內和岳不群等人討論獨孤九劍的日子。

    任盈盈的豪氣瞬間感染了他,他爽朗的一笑:“盈盈說的沒錯,盟主,雖千萬人吾獨往矣!令狐沖的命是盟主救下的,大不了還給盟主就是!”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