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都市小說 > 大道3000年 > 040、怪物
    換了姜洋,如果事先沒準備的話,也很難當場破解機關。

    所以,更大的可能是梅曉芙事先已經知道一些關于這個遺跡的事情了。

    當年,姜洋真是小看這個小女孩兒了。

    在姜洋不動聲色假公濟私的開展考古活動時,她在身旁一直是個有心人。

    打開那個不知是何材質的大門后,下面又是階梯。

    考古隊員們順著階梯下來,走到一個大殿里。

    這大殿極其宏偉,估計姚明站在里面手都夠不到棚頂,柱子都得兩只手才抱的過來。

    但整個大殿卻空空蕩蕩,唯獨吸引梅曉芙他們的就是墻上的壁畫。

    陳建國拿出圖紙:“我們當時拓印下來的圖紙都被收走了,這是我根據記憶重新畫下來的。”

    姜洋和范哲湊過來看了一會兒。

    范哲脖子都累疼了也看不出子午卯酉。

    姜洋指著一個部位:“這應該是星辰吧?”

    “嗯!”

    “這好像是什么機器……”

    “沒錯!”

    “這幾只是某種動物?有點像山海經里的啊?”

    “哈哈,小兄弟果然厲害!”

    梅曉芙、陳建國他們一行人穿過大殿來到里面的房間,這里到處是巨大的石雕,墻角還堆放著一些陶罐。

    幾個人剛有些興奮地四下探查一番就出事了。

    “具體我也想不起來了……”

    陳建國拍著腦袋嘆息著。

    “好像就是何大拿到處亂拍照觸發了機關,對!就是他!”

    考古隊員們正在四下探查著,整個房間突然晃動起來,接著是一陣類似齒輪鉸鏈的聲音,那些塑像也動了起來。

    “會不會是你們看花眼了?”

    “也有可能,反正我們都嚇壞了。本來那些塑像移動的并不快,我們完全有時間逃走。可燕子慌神了,碰翻了罐子。”

    “罐子里有什么東西吧?”

    “嗯,一種黑色的溶液……就像剛融化的瀝青一樣。燕子的腳不小心碰到一點,這鬼東西瞬間就朝她腿上、身上蔓延開來……”

    眼看黑色溶液漸漸吞沒燕子,老郭伸手過去拉她,但黑色液體突然就傳染到他身上了。

    “我也想去拉他們,幸好梅老把我拉開了,我們三個人連滾帶爬地逃了出去。”

    姜洋和范哲都忍不住嘆息。

    三人沉默了好一會兒,陳建國又繼續說:“從階梯爬上來時,梅老趕緊關上門。實際上,那鬼東西根本出不來。”

    “為什么?”

    “大殿里好像有什么東西擋著它。我都能看到燕子和老郭在那黑色溶液中掙扎。這么多年了,那一幕幕依然時不時在我面前閃現。耳畔也經常聽到他們呼喊的聲音。或許他們仍然活著,只是變成了另一種生命形式……”

    “也或者,他們已經不是原來的他們了。”

    姜洋輕聲安慰陳建國。

    陳建國點點頭:“這么多年過去了,真想再去看看他們啊。”

    “聽說那里已經被軍方封鎖了?”

    “整座山都不讓靠近了,至于炸山開采石頭啥的,早就沒了。”

    離開陳建國家,范哲還忍不住嘆息。

    姜洋說:“這老哥說得話也不可全信。”

    范哲點頭:“大體上還是應該相信的,細節可能有出入。”

    “最好能到現場看一看……”

    “沒聽他說嗎?那一帶已經被軍方接管了。”

    “嘿嘿,咱不是有尚方寶劍嗎?”

    “你是說研究會啊?真能行?”

    “試試看吧。”

    ……

    “真能行?小心點啊!老大!”

    看著李克賓雙手握住單杠,印民在下面提心吊膽。

    李克賓輕蔑地笑著,一口氣做了二十個引體向上。

    印民豎起大拇指:“牛逼!”

    “切!要不怎么叫高科技呢。”

    說著,李克賓又做起了單臂引體向上,一口氣做了10個,旁邊的同學紛紛圍上來。

    “我去,大賓越來越牛逼了!”

    “必須啊!馬上就畢業了,賓哥該露兩手了。”

    “唉,那是誰啊,是不是上次跟賓哥……”

    姜洋此時正背著手在操場上溜達,一不留神就走到單雙杠附近了。

    看見李克賓他們幾個在單杠前,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姜洋也不想招惹他們,轉身便走。

    李克賓跳下單杠幾步跑過來。

    “等等!”

    他伸手抓住姜洋的肩膀。

    李克賓的舉動相當冒失無禮。

    這跟他以前的高冷大相徑庭。

    當然,在骨子里他就是個孤傲、無禮的人。

    姜洋藝高人膽大,眼看李克賓抓過來也沒躲閃,就打算等他手沾到自己肩膀了再狠狠給他來個下馬威。

    沒想到李克賓的手剛一抓住姜洋的肩膀,姜洋就感覺到不妙。

    我去!這爪指力道驚人啊!

    姜洋雖然不好斗,但在這3000多年里,也不得不跟各種武林高手過招。

    曾碰到過幾次鷹爪功、鐵砂掌的高手。

    但這種力度的指爪姜洋還是頭一遭碰到。

    好漢不吃眼前虧!

    “哈哈,你啥意思啊?”姜洋停止掙扎,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李克賓冷笑:“沒啥意思,就想叫你過來玩玩!”

    “我當咋回事兒呢,玩玩就玩玩唄。”

    等李克賓剛一松開手,姜洋飛起一腳把他踹翻在地。

    “嘿嘿!你以為你誰啊?你叫老子玩,老子就得陪你?”

    “你!”

    李克賓勃然大怒,起身朝姜洋撲過來。

    姜洋已經感覺到他那只手臂異于常人,也不敢正面招架,只是轉身閃躲。

    兩個人在這里拳來腳往,圍觀的同學在一旁贊嘆:“哇!這兩個家伙都挺厲害啊!”

    “這下有光景看了!哈哈!”

    李克賓的仿生手臂固然逆天,但他身法還是不行。

    姜洋像只陀螺一樣在地上轉來轉去,他連衣襟都碰不到。

    李克賓呼哧帶喘地折騰半天,不由得有些急了。

    哪怕旁邊圍觀的同學咳嗽一下,他都覺得是在嘲笑他。

    姜洋東躲西閃,眨眼間退到一棵樹前了,李克賓猛地揮動仿生手臂打過來。

    姜洋再次輕松躲過。

    “咔嚓!”

    姜洋身后的碗口粗細的小樹當場折斷。

    圍觀的同學發出一片驚呼。

    “我去,這要是打在身上……”

    以姜洋這非凡體質要是挨一下,估計也得腿斷胳膊折的。

    姜洋冷笑:“嘿嘿,老師沒教你啊,愛護公物人人有責!”

    “老子有的是錢,弄壞了我賠!你要是有點本事的話,就接老子兩招試試。”

    “不好意思,俺沒啥本事,也就打打樹啥的,哈哈!”

    “你!”

    這時,上課鈴聲響了。

    姜洋揮揮手:“不好意思,俺先走了。”

    說完,蹦蹦跳跳地走了。

    印民也摟李克賓一把:“走吧,哥們兒,你已經很牛逼了!”

    李克賓咬牙切齒:“總有一天老子要他好看!”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