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把青鋒劍 > 第25章:噴水鬼
    崔里正只覺自己氣得極了,怒火上頭,便令兒子解了尸體下來,要扔到鎮外的亂葬崗去——

    之所以為此舉,不止是崔里正為了泄那心頭火氣,也是要安撫一下鎮上對那母子不滿的鎮民。

    兒子害了那么多人不說,那老婆子竟是得寸進尺。

    她天天攔路罵人,誰能有個好臉色給她?

    如今又做出這種事情來。

    她自己死了倒是好,但這也是擺明,在用命詛咒崔里正一家了。

    “那劉氏死去了半個月,我家里就有了怪事。”

    崔里正臉色發苦的說道,“我兒子半夜起身,竟然見到了劉氏的鬼魂在院中走來走去!”

    “他被驚著了,幾天都未能開口,至今也只能含糊一兩句,這才讓我得知大概緣由。”

    在此之后,崔里正的夫人也未得安寧。

    在半月前,丈夫出門調解某兩家鄰里糾紛之時,崔夫人只在家中午睡。

    但是睡到一半,她卻聽到院里有噗噗的聲音,就像裁縫向衣服上噴水一樣。

    崔夫人將伺候的丫頭叫來,讓她把窗紙捅破個小孔偷偷地往外查探。

    只見院子里有個老婆子,身體很矮、駝著背,雪白的頭發和掃帚一樣,挽著一個二尺長的發髻,正在院子里走動。

    那模樣正是劉氏!

    劉氏一躬身一躬身的,像鶴走路的樣子,一邊走一邊噴著水,怎么也噴不完。

    丫頭非常驚愕,急忙回去告訴了崔夫人。

    崔夫人又驚又怕的起了床,讓人攙扶著到窗邊小心的觀看劉氏之鬼魂意欲何為。

    看了沒一會,劉氏卻忽然逼近窗前,直沖著窗子噴來一口臭水,水柱沖破窗紙濺了進來,崔夫人和丫頭一齊倒在地上,連聲驚呼都未曾發出。

    直到崔里正的兒媳前來找母親吃飯,才發現了不知生死的二人。

    邵陽聽完了崔里正關于劉氏的抱怨和自己近日來的愁苦,只是問他,“那令夫人可還安好?”

    “未曾有性命之憂,只是生了大病,至今也不能下床。”

    崔里正說的一臉沉郁。

    其后關于劉氏,他家里又鬧過幾回。

    崔里正胸中有膽氣,對于鬼怪,并不畏懼。

    他也知面對妖邪,為人者最忌諱的,便是惶恐驚嚇,自亂陣腳。

    于是在劉氏鬧鬼之初,崔里正只恨她死了也不放過自家,親自捉了一把染過盜匪血的殺人刀坐于院內,等著劉氏鬼魂現身,便要沖上去,將之誅滅。

    雖年過五十,但崔里正的血性比起青壯之士,也是不缺的。

    虎老齒雖落,威風卻不弱于人。

    然而他即便等到了那變成妖邪害人的劉氏之魂,卻怎么也抓不到她。

    每當崔里正要持刀砍上惡鬼時,劉氏便會突然消失,毫無蹤影。

    如此,崔里正只能強忍著家中鬧鬼的煩心,并且試著去聯絡著本地巫師過來,詢問驅鬼之事。

    于是邵陽問他,“那劉氏處于亂葬崗的尸身,可有去看了?”

    “自然有去找過,只是仍舊不見蹤跡。”

    人死,魂魄出之則為鬼,但對于自身尸骨,仍是有著切割不斷的聯系。

    民間對于誅妖滅鬼的手段,無非是請高人前來,或者找到鬼怪尸身,以從源頭處理。

    若是讓崔里正將劉氏的尸骨找到,再挫骨揚灰,也是能解決掉劉氏的。

    “懇請少俠還我家太平啊!”

    講完那一大通話,崔里正站起,對著邵陽深深拱手彎腰。

    與之一同出門迎客的兒媳和幼孫也跟著請求。

    “自無不可。”邵陽應道。

    崔里正又問,“那敢問少俠,可有什么需要準備的?”

    邵陽想想,便告訴他,“為我備一間房吧。”

    崔里正不解。

    殺鬼也要房間?是要做法事麼?

    邵陽只是笑道,“我此前來遲了一步,未能進鎮,只在外面露宿了一夜……”

    邵陽覺得,既然又要去與妖邪碰頭,只怕一頓體力之活是少不了的。

    他需要去修整一番,養好了精神,才算承人之諾,盡人之事。

    對此,崔里正自然答應。

    只是他一想到邵陽竟然能在夜間的山林路上安然無恙的度過一晚,心中對于解決劉氏的把握,又多了許多。

    邵陽于是睡了一個下午,在崔里正的招待下,又洗漱飲食,換下了奔波數日而未曾清洗過的身上舊袍,著了新衣。

    他提了青鋒劍,請崔家其余人士退出那劉氏常會出沒的院子,獨自一人坐于中庭,免得讓妖鬼波及到了無辜人士。

    而崔里正原意,是想同邵陽一齊捉刀斬鬼的。

    只是邵陽念著對方上了年紀,這幾日為了照顧兒子夫人,又耗費了頗多心力,便請他先去休息。

    崔里正見了他的淡然姿態,也不多堅持,回房靜坐了。

    夜色漸濃,月朗星疏。

    晚風一來,便將那院中雜樹,吹得枝搖葉顫,稀疏有聲。

    劉氏仍舊未曾現身。

    邵陽便取了一本向崔里正借的書冊觀看。

    泛黃的舊書被攤開在面前的石桌之上。

    清風有意,卷起了一頁書角。

    邵陽神色清淡,抬手將那書角壓平,繼續仔細的看著。

    月色照的他身影朦朧,只在一側的青鋒劍上映襯出了流水劍芒。

    忽的,有噗噗的噴水聲響起。

    邵陽抬眼望去,就見那劉氏正如崔里正所言,駝背弓腰,梳著長長發髻,鶴行著在院內的一角走動著,自她口中,不斷的噴出些濁臭黑水來。

    邵陽對此,面不改色,亦未有新的動作。

    他只是看著對方,等劉氏將院子四周都噴上水,慢慢的向著中間靠攏時,才握住了青鋒劍。

    劉氏只一副旁若無人的態度,將口中穢物噴灑到崔家的每一處角落。

    在眉間疤痕的滾燙之下,邵陽的左眼升起了些許變化,得見隨著劉氏的噴水,正于崔家院中,升騰起了黑霧般的晦氣。

    這種東西,普通人但凡沾染上點點,也要倒霉一陣,更不論這濃烈到聚攏成霧的晦氣了。

    看來人不但老了會糊涂,成了鬼,脫了肉身和凡塵俗世,也不會清醒。

    邵陽起身,抖下身上的夜露,提劍而起。

    他直接沖向劉氏。

    劍上銳氣不再收斂,那靠近的壓迫感,終于驚動了作惡的劉氏。

    她轉頭,驚恐的看著距離自己不過幾步的邵陽,還有那殺意熊熊的神兵寶劍。

    老鬼慌張的想要逃竄。

    先前面對盛怒之下的崔里正,她也是這樣的。

    人若是膽氣旺盛,能不怵邪魔,那劉氏就以弱避強,左右崔里正人老,身手不及鬼之飄渺,是能逃走的。

    然而這回,老鬼遇上的,卻是邵陽。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新疆11选5开奖视频 20选8稳赚技巧杨家将七子去六子回 湖南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澳门澳门六会彩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奖池剩余金额 捕鱼达人平台 哈灵浙江麻将下载 ios 股票只买跌和涨的吗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首页 75秒极速赛车是谁开的 期期单双20码中特 宜昌血流麻将换三张 哪个券商的app做得好 36选7的中奖规则 真正免费麻将游戏 网络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