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木葉之最強藥師 > 21、廢墟
    藥師兜看著手上的霧隱村地圖,很遲疑地邁開了腳步:“不會被這個老太太坑了吧,這個方向好像是往村子出口走啊?”

    地圖上顯示的路線,正是和他們進村的方向一樣,一直往前走,而且這個村子本身就不怎么大,按照剛才那個老太太的說法,肯定走出村子了。

    不過現在問一個人都難于上青天,只能先相信這個老太太,往前走了。

    一路上看著周圍的街道和建筑,沒有一丁點像一個廢棄的家族的宅地的樣子,藥師兜甚至都懷疑竹取一族的宅地是不是已經被全部推翻,然后改建成了其他的商業街,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他們的目的可就難以達成了。

    一個被村子里排斥、憎恨、恐懼的家族,一般會受到什么樣的待遇呢?

    腦子里想了想宇智波一族,在木葉村里被全部集中在木葉警衛部隊里工作,說起來是為了保護村子的安全和日常治安,但實際上就是為了把人集中在一起,方便監視,而且宇智波一族的宅地也被安放在與村子其他居民區隔得很遠的地方,赤裸裸的一種家族排斥行為。

    是否竹取一族在霧隱村的遭遇也是一樣的呢?

    如果是的話,這個反向就是對的。

    霧隱村不大,兩人加快速度前進,1個半小時就來到了老太太所說的村子北方,但是這里除了人煙稀少的居民區和一些農耕用地,什么都沒有。

    大失所望之下,藥師兜看見了遠處有幾個破房子,快速過去查看一翻,發現并不是竹取一族的宅地。

    “看樣子這個老太太果然是騙我們的,早就該想到了,這樣的嗜血家族,村子里的人怎么可能會透漏消息呢!!”

    “啊……”突然身邊發出了君麻呂凄慘的叫聲。

    藥師兜驚慌之下趕緊轉身扶住快要暈倒的他,忙問道:“君麻呂,你怎么了?”

    君麻呂雙手捂住自己的太陽穴,臉色蒼白,緊閉雙眼,皺緊眉頭半跪在地上,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幕幕小時候的往事,仿佛那些凄慘的回憶就發生在眼前。

    殺戮,血腥,黑暗、恐懼、空洞、驀然……

    腦海中出現一系列這樣的概念,揮之不去,導致了他頭疼難忍。

    君麻呂潛意識中看到了一副畫面,在這個畫面中自己處于一個黑暗的牢房中,牢房的鐵門用鎖鏈鎖住,門外有人專門保護著自己,那正是自己的族人。

    黑暗中度過了不知道多少天,他的內心已經完全失去了對光明的期盼,取而代之的就是服從和工具化思維。

    那是一種被當做殺人機器看待的感覺,族人害怕他,但更珍惜他,因為他可以幫助他們完成更多更恐怖的殺戮任務。

    而當君麻呂終于可以從這黑暗中走出來,見見外面的世界時,世界卻丟棄了他。

    那一夜!

    整個霧隱村把竹取一族殺的尸山血海,家族中只有君麻呂一個人活了下來。

    ……

    好像是因為感受到了附近某種殘留的怨念,讓君麻呂腦海中突然喚醒這段記憶,所以他斷定宅地一定就在這附近。

    疼痛消失后,重新站了起來,睜開雙眼:“兜前輩,我能夠感覺的到,宅地就在這附近。”

    藥師兜無法理解地看了看君麻呂:“就在這附近?”

    “沒錯!”君麻呂憑著自己直接,在前面領路,他很清楚,越是讓自己感到頭疼的方向離宅地越近。

    藥師兜跟著君麻呂,就這么走到了村子的外面一個小樹林中,果然發現了被埋藏在雜草下的竹取一族的宅地。

    眼前的場景令君麻呂感到驚訝和憤怒,原來村子在竹取一族滅亡之后,直接縮小了其范圍,把宅地割到了村子的外面,而這個地方的圍墻的形狀變成了一個“凹”型。

    “太過分了,居然把我們一族的宅地割到了村子的外面!”

    現在的竹取一族被荒廢了3年,早已經被雜草、灌木埋藏,只有少數的建筑物還遺漏在地表之上,有一些材質比較好的木質裝飾還保存的很完好,但是也布滿了灰塵。

    這樣的宅地,還能找到治療血繼病的線索嗎?

    君麻呂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家族滅亡后,村子里的人會不會已經把所有的遺物都搬走了,值錢的留下,不值錢的焚毀?

    “什么都沒有了!”

    站在廢墟跟前發呆了許久,君麻呂就要放棄的時候,藥師兜親切地說道:“那我們開始尋找吧!”

    君麻呂很意外地看著藥師兜:“兜前輩,這里真的還能找到任何東西嗎?”

    “影分身之術!”藥師兜雙手結印制造出了10個分身,然后笑著對君麻呂說道:“不找一下怎么知道!”

    又發呆了5秒之后,君麻呂干勁也起來了,跟著藥師兜一起翻著地上的土和磚塊,拼命尋找。

    1個多小時過后,兩人把大半個宅地廢墟翻了一遍,一無所獲。

    累的氣喘吁吁地藥師兜解除了所有的影分身,倒在了地上,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聽到了地下傳來的滴水聲,好像他們的腳下是空的一樣,頓時有了信心。

    “你聽!”

    君麻呂愣了一會,也趴在地上,把耳朵貼緊地面,認真聆聽。

    “嘀嗒!”

    “嘀嗒!”

    ……

    地下果然有一陣陣滴水的聲音,君麻呂興奮極了:“前輩,地下真的有滴水聲,可能有地下室!”

    藥師兜點頭道:“沒錯!”

    說完和君麻呂一起把地面上的雜草扒開,找到了通往地下室的暗門。

    但是暗門由于時間太長早就已經被堵死了,為了避人耳目還不能用起爆符轟炸,只能靠君麻呂的骨頭了。

    君麻呂用自己最堅硬的骨頭武器撬開了暗門,聽了藥師兜的勸告,去附近河邊把骨頭洗干凈之后再縮回身體里,然后兩人走進了地下室。

    室內陰暗潮濕,腳下全是積水,墻上也全是蜘蛛網和一些爬行蟲類,藥師兜點了一個火把往深處走去。

    穿過短短的走廊,來到了地下室的最深處,里面的房間都沒有被打開過,藥師兜用火把照亮了前方,一共有三個房間,門口都干干凈凈,沒有散落任何東西,興奮地說道:“看來這間地下室沒有被外人發現過!”

    打開了第一個房間的門,走進去在里面尋找了一會兒,沒什么有價值的東西,便出來去下一個房間。

    下一個房間的門居然是鎖死的。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