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木葉之最強藥師 > 53、魔鏡冰晶
    說完一把摟住了藥師兜的脖子,用手捏了捏他的臉,調皮地笑道:“不說這個了,哈哈我又不是要殺君麻呂,你那么緊張干嗎喏,真生氣了啊”

    “放手”藥師兜閉上了雙眼,一動不動。百度搜索筆趣閣文學網,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照美冥的胸緊貼在藥師兜的胳膊上,把嘴湊到他的耳邊,輕聲說道:“敢說出白眼,我就殺了你”然后終于放開了雙手,藥師兜重獲自由。

    這個時候,青也把嚇的臉色鐵青,渾身直冒冷汗,這個秘密就連霧隱村內都沒有加個人知道,他也不知道藥師兜是真的了解情況,還是訛詐他們的,總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話題過去之后,三人重新站在了一起,青繼續觀察霧。

    霧氣越來越濃時,再不斬終于出手了。

    青壓低了聲音,提醒道:“來了,在我們外圍”

    在白眼的觀察下,濃霧中有一股強烈的查克拉在急速走動,完全沒有任何規律,沒有辦法判斷出最終會從哪個方向進攻。

    “嗖”三把苦無從正前方扔了過來。

    照美冥立刻用自己的手苦無擋住,輕聲提醒大家:“不要受到影響,很明顯的佯攻,接下來可能還是佯攻,青,繼續觀察”

    先在一個方向扔出苦無,吸引他們的注意力,而再不斬會馬上用瞬身術來到相反的方向突襲,給他們來個措手不及。

    果然不出兜所料,緊接著,就在藥師兜那邊有一股強烈的查克拉襲擊了過來,不過在青的提醒下,被他成功阻擋。

    被藥師兜一腳踢中之后,對方的身體立刻就化作了一灘水潑在了地上。

    “果然是水分身”

    水分身不同于影分身,他需要在本體附近不遠的地方,所以藥師兜再次問青:“剛才是水分身,他的真身肯定在身邊,四處找找看”

    青迅速轉動眼球,朝四面八方觀察,果然看見了周圍有兩處查克拉源,一處和剛才的水分身查克拉量差不多,正在接近這邊,毫無疑問也同樣是水分身,而另外還有一個查克拉接近水分身的十倍,躲在霧氣最為濃密的地方,肯定是本體。

    “有一個分身過來了,他的本體躲在2點鐘方向距離我們20米遠的霧氣中”

    “繼續保持這個狀態,等待機會,聽青的指揮,如果是真身攻擊過來,我們兩人就一起進攻,我會用掌仙術擾亂他的查克拉,只要發現對方無法動彈,一定要立刻動手殺死他,千萬不要猶豫,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再想打敗他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青和照美冥同意了藥師兜的計劃,繼續觀察待命。

    “來了,是分身”

    這次居然從藥師兜這邊攻過來了,他立刻做出了準備,對付分身只是用了一半效力的掌仙術。

    再不斬的水分身瞬間沖了過來,兜假裝被攻擊到,然后順勢倒地,一掌將其砍掉。

    聽到兜倒地的聲音,再不斬的真身立刻出現,以直線距離瞬移過來一刀刺向了青,但是卻被照美冥一腳將刀踢偏。百度搜索筆趣閣文學網,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再不斬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攻擊完全被這些人看破,但是他已經反應不過來了,只感覺到背后一股強烈的掌風推了過來,防不勝防。

    “糟糕了”再不斬意識到這里面有人能夠看得見霧氣中的自己時,已經被仙掌擊中。

    頓時,再不斬全身查克拉混亂不堪,意識開始模糊,身體半跪在地上,已經完全失去了戰斗力。

    再不斬實在是想不通,霧隱術是他殺人的必要忍術,曾經多少上忍死在了自己的濃霧中,但是今天自己居然會在霧中被人暗算,就好像鱷魚在水里被老虎給擺了一道這種感覺,直到他倒下去的時候,都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他們都知道再不斬是出了名的倔脾氣加不怕死,想從他嘴里問出話來絕對不可能,所以為了永絕后患,決定直接殺了他。

    就在三人的攻擊距離再不斬只有20厘米不到的距離時,突然遠處飛來了一些千本,與此同時,腳下開始結冰,速度之快令人心驚。

    青大叫起來:“小心,是白的魔鏡冰晶”

    在360度白眼的觀察下,青發現了背后突襲的冰盾忍者,白,在他的提醒下,藥師兜和照美冥立刻后跳躲開,因為一旦進入了它的血跡忍術魔鏡冰晶,那句麻煩了,因為時間只有一瞬間,照美冥和藥師兜幾乎是同時做出了逃避的反應。

    因為這個時候,他們兩個人都站在再不斬的旁邊,所以他們躲開之后,魔鏡冰晶直接將再不斬罩在了里面。

    “冰盾忍者,白,你也是夠可以的啊,這么小就跟著再不斬一起做壞事了,等我抓了你們,全部抓回去好好審問”

    照美冥很自信地接了一個印:“水遁,水龍彈之術”

    在身后制造出一條水龍并向前方沖擊,而白的身體已經神奇般地消失了,鉆到了那些魔鏡當中,成為了景象人物,水龍彈猛烈的撞擊在魔鏡上,但是卻毫無作用。

    “可惡,差一點就得手了,剛才那個土遁忍者怎么沒有說出這里還有白這樣的人物”照美冥脾氣一下子變得很暴躁,握緊拳頭咬牙切齒,緊接著又是一個印:“沸遁,巧霧之術”

    結完印后,照美冥的紅唇猛吸一口氣,兩個小臉蛋鼓起后,將查克拉聚集在喉嚨處,然后向前方吐出了濃濃一陣帶有酸性的霧氣,霧氣的酸度可以隨著照美冥的意識進行自由調節。

    看都這個忍術,藥師兜的眼光不由自主的從照美冥的嘴唇轉向了白的魔鏡冰晶,因為這一招是五影會談時連佐助的虛招能乎都可以直接穿透的忍術,雖然那時候佐助的須左并不是完全體,但是也能夠阻擋當然忍界絕大多數攻擊。

    酸霧進入到魔鏡之后,魔鏡不出意料的開始融化,不過速度不是很快,能夠趕到鏡子表面有一些細小的氣泡浮出,被溶解的部分有也些許水分往下滴落。

    “果然厲害啊,不愧是擁有兩者血繼限界的霧隱上忍,前輩的忍術相當厲害”

    “我還以為你這張嘴不會夸人呢”

    照美冥應了一句,又集中查克拉,增加了霧氣的酸度,使那些魔鏡溶解的更快一些,因為這個魔鏡連火遁忍術都對付不了,這里除了照美冥,沒有人有辦法了。

    而且被藥師兜打亂查克拉的再不斬,只是暫時不能使用忍術,他并不是永久癱瘓,隨著時間的推移,等他再次站起來的時候,就絕對不是那么好對付的了,因為他已經知道了這邊忍者的基本套路。

    魔鏡中。

    白正從一塊被溶解的鏡子上轉椅到另外一塊鏡子,對再不斬說道:“怎么樣,再不斬,還需要多久”

    再不斬躺在地上,眼神中露出了兇殘、死灰、恐怖的氣息:“還不行,體內的查克拉雖然在慢慢恢復,但是目前我還沒法自由釋放忍術。”

    “沒有想到這個木葉的忍者,還會這種手段,讓我栽了這么大的一個跟頭,這筆帳我費找他們算不可,我要讓你們死無全尸”

    再不斬的說話聲音很大,在外面的藥師兜他們也聽到了,感覺到一陣可怕的殺氣。

    照美冥這個時期也不像四戰是那么強,忍術的修煉都還沒有到達巔峰時期,所以如果再不斬再次出來,和白一起對付他們的話,她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說實話,聽到剛才那聲恐怕的聲音,她也有點虛。

    現在就是在賭博,賭他把那些魔鏡熔化之前,再不斬的查克拉沒有回復,否則這將是一場惡戰。

    “藥師兜,跟你商量個事”照美冥突然說道。

    藥師兜不知道她要干什么,點了點頭:“怎么了”

    “我現在要集中精力把所有的查克拉用于溶解白的其中一塊魔鏡,只要看到魔鏡有缺口了,你立刻講這個起爆符苦無丟進去”說完朝著自己的忍具袋看了一眼。

    雙手正結著印,照美冥沒法拿東西,所以就示意藥師兜自己去拿,而此刻她把所有的酸霧集中面對他們三人的那面鏡子上。

    青和藥師兜同時朝那塊鏡子看去。

    溶解的速度比之前快多了,鏡子上的氣泡就像100度的開水一樣,不斷的冒出來,鏡塊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越來越薄。

    為了更加節省時間,照美冥把霧氣集中在鏡子中間10平方厘米大小的地方,這個面積足夠一只起爆符苦無穿過了。

    藥師兜看照美冥如此人很,臉上、額頭上、脖子上都是汗水,自己也跟著謹慎起來,打開了她的忍具袋,從里面拿出了一只抱著密密麻麻的起爆符的苦無,拿在手中,等待出手的機會。

    青在旁邊站著,噎了一口口水。

    時間正一分一秒的過去,鏡子的中間已經溶解了一個手指頭大小的洞,但是還不夠苦無穿過,照美冥還在繼續發力,查克拉消耗的非常快。

    青有點看不下去了,如果是一般的忍術,他可以把自己的查克拉借給照美冥,但是這是血繼限界,所以他沒有任何辦法幫助她:“照美冥,你的查克拉已經不多了,不行就先停下吧”

    照美冥沒有打算就此罷手:“別廢話,我會分心的”

    魔鏡內。

    再不斬已經坐了起來,他感覺大腦已經清醒了,但是查克拉還是沒有正常運轉,而且全身上下還是沒什么力氣,冷冷地舉起雙手,做握爪狀:“還差一點點”

    白看到那片融化的鏡子,隨時做好了為再不斬擋住外面的攻擊,心里也在提防著魔鏡外面的藥師兜。

    能夠在兵不血刃的狀態下,把霧隱村人見人怕鬼見鬼多的鬼人再不斬逼到這個地步的,在整個霧隱村找不到幾個,單輪戰斗力來說,再不斬的硬實力在霧隱村內可能也不算頂尖的,但是論起殺人伎倆,他絕對算的上第一階梯的,就這么輕而易舉的被一個以救人為天職的醫療忍者給暗算了一下,他作為再不斬的殺人武器,都覺得看不下去了。

    白此時的心情與藥師兜和青是一樣的,如果再不斬在照美冥溶解那塊鏡子之前還沒有回復查克拉的運轉,他們兩個至少處境就危險了,主要是看對方會用什么樣的手段;而情況反過來的話,再不斬在鏡子溶解之前查克拉已經恢復了運轉,藥師兜、青和照美冥大不了就再和他們公開對戰,還不至于會死,所以乍一看,情況對再不斬這邊很不利。

    不過,情況已經開始發生轉變。

    再不斬從地上站了起來,心里默默在感受著查克拉的流動情況,口中默默念叨:“還差最后一點點,就快好了”

    而魔鏡外面,藥師兜拿著起爆符苦無,死守那塊冰塊上溶解的洞口,準備攻擊。

    站在不遠處的照美冥渾身被汗水濕透,胸口上下起伏,已經半蹲在地上了。

    白則是附在被溶解的那塊鏡子的旁邊,萬一再不斬慢一步,他就用自己的身子擋住那塊鏡子,舍命救再不斬。

    青從5秒鐘之前就一直開著白眼,注意著墨鏡內部再不斬的查克拉流動,急的直跺腳。

    “可以了”

    藥師兜看到那個洞口已經詛咒苦無通過,離開將風屬性查克拉注意到手中,然后用力扔了出去,與此同時,照美冥已經因為查克拉完全耗盡,跪在了地上,虛弱的無法動彈,青趕緊過去用手扶住:“照美冥,你沒事吧”

    “查克拉消耗太多了”

    就在這個時候,魔鏡里面轟隆聲響個不停,扔完苦無之后的藥師兜站在外面都能夠聞到濃濃的硝煙味。

    爆炸產生的白眼從魔鏡缺口處飄了出來,而魔鏡依然安然無恙。

    “成功了嗎”藥師兜很不確定地問了一句。

    青順勢又開啟了白眼,朝著白眼中看了看,結果發現里面居然空無一人,只有附在鏡子上的白的查克拉,而再不斬的查克拉消失了。

    糟了,再不斬不在鏡子里面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