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修真小說 > 陰符道主 > 第二十七章 毒計
    楊肆傳了花娘子三體式站樁和禪定的要訣,就揮揮手離去。

    在這個適于修行的世界,他有把陰符派發揚光大的想法,至于功法,可以通過玄陰之眼逐步推衍,慢慢來,花娘子是他代師收的第一個弟子,雖然這個女人有些狡黠,但為人處事有底限,也知根知底。

    當然了,不可忽視的一個原因是,花娘子是個美女。

    回到洞府時,已經是傍晚了,楊肆意外的發現有兩個人在門前等候,這讓他的心里多了幾分警覺。

    “你就是楊肆?”

    其中一人斜眼問道。

    “正是!”

    楊肆點點頭道:“不知兩位師兄找我有什么事?”

    另一人道:“我叫吳庚,他叫黃浩,我們都是內門弟子,今次是受大師兄委托前來找你,你自己心里應該有點數罷?”

    楊肆神色不變道:“我與大師兄夙昧平生,不知大師兄為何會找上我。”

    “你小子倒是會裝楞啊!”

    吳凱輕笑一聲:“大師兄看中了你這洞府,當然,不會白白叫你讓出來,那,拿著,這是大師兄給的靈石,也不算虧待你了。”

    黃浩掏了個袋子出來,裝有五十塊下品靈石。

    事實上靈天給了他們一百塊,二人扣了五十塊下來。

    楊肆暗道一聲果然來了,便道:“請轉告大師兄,我的洞府我不會賣!”

    “哦?”

    吳凱挖了挖耳屎,一臉驚訝的樣子道:“你說什么,再說一遍給我聽聽?”

    楊肆淡淡道:“我說話從來不說兩遍,請回罷。”

    說著,就轉身而去。

    “你小子,別tmd給臉不要臉,你乖乖的讓出洞府,大師兄以后就罩著你了,你可別犯糊涂,真以為大師兄治不了你?”

    黃浩氣的破口大罵!

    楊肆腳步一頓,回頭道:“告訴你們那個大師兄,想要我的洞府,去找門派,門派如果有正當的理由從我手中收回洞府,那我無話可說,我楊肆也不是嚇大的!”

    隨即就掏出令牌,在石門的凹槽一劃,開門閃身而入。

    “轟隆隆!”

    石門關閉!

    “我想殺了這小子!”

    黃浩咬牙切齒道。

    吳凱的臉變也是難看之極,哼道:“門派里不許私斗,那小子就是吃準這一點,料定我們不敢動手,現在還是想想該如何向大師兄交待罷。”

    黃浩的眉心擰成了個川子。

    是的,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還怎么得到靈天的器重?

    更何況洞府沒落到,那五十塊靈石豈不是要還回去?

    內門弟子按級別,煉氣前中后期,分別給十、二十和三十塊靈石的生活費,這兩人一個煉氣二層,一個煉氣三層,每人二十五塊靈石已經不少了。

    好一會兒,吳凱道:“我倒是有個法子,黃師弟,你不是在靈獸園供職么,應該有熟悉的靈獸吧,你看……找個機會弄一頭出來,把這小子給撕了生吞活吃,豈不是一了百了?”

    黃浩色變道:“哥,大哥,你可別害我,靈獸哪有那么容易帶出來的?再說門內規矩森嚴,把人弄死了咱們也逃不過門規的懲處啊!”

    吳凱嘿嘿一笑:“你小子就這么點出息?瞧把你嚇的?靈獸園里近千只靈獸,長老管事們只盯著那些高階的大妖,初階的小妖誰理會,你偷偷的弄一只熟悉的出來,沒發現最好,就算發現了,帶出去玩幾天也不是多大的罪過,最多罰你點靈石而己,到時師兄和你一起出。

    你想啊,大師兄隨時就要結丹,把這事辦好了,你我就是大師兄的人啦,一個金丹的手指縫里隨便漏點什么,咱們的資源還用愁么?”

    “這……”

    黃浩動心了,但還是問道:“好端端的殺人總不好吧?門派發現了怎么辦?”

    吳凱冷聲道:“這地方這么偏,幾個月都不會有人過來,到時候都那么久過去了,尸體也進了靈獸肚子,誰還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再說一個外門弟子,又沒什么背景,門派吃飽了撐著為他出頭,你說可是?你放心,出了事,咱們倆一起擔待。”

    “好……好吧!”

    黃浩想想也是,猛一點頭。

    ……

    楊肆回到洞府,滿面陰沉,他知道麻煩來了,好在大師兄尚敬畏門規,不會親自下場對付他,只能驅趕些小羅羅,因此并不是沒有機會,眼下的當務之急,是趕緊把修為提上去,盡快踏入煉氣,才能應付更多的局面。

    ‘哎~~’

    楊肆嘆了口氣,沒有大腿可抱啊!

    他并不是個迂腐的人,如果有大腿的話,他會盡量抱,可是李小妹已經把前因后果都告訴他了,別人對他這個五行靈根唯恐避之不及,又怎么可能會讓他去抱自己的大腿?

    罷了,只能靠自己!

    這次修煉,楊肆是打算不突破就不出關了,因此先出了洞府,打了幾只野獸回來,宰殺洗盡,用鹽腌著,作為食物,隨即鉆入地穴,修煉起來。

    兩日后,肺俞穴打通,與命門穴的真氣旋渦合為一體,沿經脈向中脘穴行進。

    又過兩日,中脘穴打通,三個旋渦合一,向膻中挺進。

    次日,膻中穴打通,四個旋渦更加壯大,肝俞穴一沖而過,真氣旋渦從左腎歸入關元穴,也即下丹田,至此,一個周天完成。

    楊肆心中欣喜,地脈交匯給他提供了充沛的靈機,無有或缺,他趁熱打鐵,接連運轉三十個周天,之后進食,再站三體式,打形意拳。

    在修士的預備役階段,宗門不提供術法,只有煉氣,才可以去傳功堂領取術法修煉,因此楊肆對形意拳異常看中,如今他已是化勁,打到酣暢處,精氣狼煙沖天而起,身后一道血紅的氣柱,蔚為壯觀。

    只是他并不了解,這精氣狼煙到底有什么作用。

    如果有人和自己對練就好了。

    楊肆暗暗搖了搖頭。

    足足十天過去,楊肆的生活就是打拳、站樁、運轉周天、禪定,在這十天里,對于精氣狼煙已經能夠有所控制,可以隨著心意收發,這無疑是一大進步,否則將來對敵,身后一道血紅的沖天氣柱,這就是個活靶子啊。

    同時,楊肆隱隱有感應,自己的劫數就要來了,修行共有十二劫,此劫名身受劫,一場大病排出所有毒素,使得身體純凈,塑造修行爐鼎。

    他覺得,應該在渡劫之前去看看花娘子,練功到了哪一步,有什么需要指點的地方,畢竟前面閉關了十天,后面渡劫又不知道需要多久。

    稍作洗漱,楊肆想了想,提了把普通的鋼槍在手,才出了洞府,自己現在被大師兄惦記著,搞不好就挨了悶棍。

    此時正是凌晨,天色還未亮透,但和往日不同,林間沒了鳥兒的唧唧喳喳聲,楊肆眉頭微擰,他總感覺不對勁,就在這時,一道黑影急速掠來,帶起道道勁風,迅若疾電!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