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都市小說 > 萬族之劫 > 第358章 群雄聚天斷(萬更求訂閱)
    這一日,大明府崔浪之名,正式第一次對諸天萬族亮相。

    至于之前排名360位,大家也沒在意,一個鑄兵師,是很重要,但是獵天榜大多時候還是看戰斗力的。

    而今,瞬間進入獵天榜黃榜第三,一下子便引起了整個天才領域的重視。

    崔浪!

    這個名字,這一刻,廣為人知了。

    越六小階殺人!

    殺的還不是一般人,而是玄鎧一族天才,殺天才和殺庸才,是截然不同的,殺的若是紅鎧那樣的天才,蘇宇這一次恐怕能入玄榜。

    殺的要是神魔一族天才,那直接進入地榜甚至是天榜了。

    凌云七重,也要看什么七重。

    ……

    而此刻,蘇宇還在繼續追蹤,報復心很強的他,在沒了規矩束縛的地方,那也是睚眥必報!

    在人境就夠克制的了,在這,他可不想克制。

    至于玄鎧一族有沒有護道者,目前看來是沒有的。

    一般情況下,護道者只存在于那些第一次進入此地的天才,給他們一個適應期。

    適應之后,所謂的護道者包括天才自己,都不需要護道者了。

    在這是為了變強的,而不是為了成為媽寶男。

    若是單純為了歷練,怕死,那這些人不會來欲海平原,哪里歷練都比這邊安全。

    在逆境中重生,在危機中成長,這也是萬族培養天才的一個準則。

    一路護持走上來的強者,那不算強者。

    危機感都沒有,還算什么強者?

    沒有哪個無敵,是被人一路扶持上去的,任何一位無敵,在弱小時期,都經歷過大難,生死危機。

    ……

    “崔浪?”

    欲海平原,一處叢林中,黃騰拿起榜單看了一眼,笑了笑,平和道:“大明府崔浪,我見過這個人一面,沒有強者的風范,他能成黃榜第三?比你吳琦還要高?我不信!”

    說的很自信,他不信。

    這崔浪,要不是假的,要不就是被人奪舍了。

    反正不可能是他看過的那個崔浪!

    絕對不可能!

    來自天才的驕傲和自信,那不是一類人,他見過,確認過眼神。

    黃騰出身平民家庭,見識過太多的豪門天才,也見識過一些平民崛起的天才,每個人都是特殊的,都有獨特的印記,崔浪是個浪子,但是絕不會是個狠人。

    狠不下心來進入欲海平原,這一點他保證。

    除非,這人真的受到了重大打擊,洗心革面,帶著一往無前的信念殺入了欲海平原,這種人有,但是太少見了!

    黃騰說著,不遠處,吳琦嘴角溢血,瞥了他一眼,淡漠道:“別人需要你相信?而我需要你來證明我如何?”

    黃騰笑呵呵道:“也是,吳琦,你說的沒錯,但是……我覺得我們可能要逃了。”

    “逃?”

    吳琦咬牙,冷冷道:“你走你的,別和我在一起,魔爾巴想殺我,他還不夠資格!”

    “這話說的,人家又不是獨自一人來的,帶著始魔族的天才天鐸一起來的。”

    “那也不用你費心!”

    吳琦輕哼一聲,她有她的驕傲,黃騰繼續跟著她,很容易隕落的。

    她被魔爾巴盯上了,雙方幾次交戰,黃騰受傷不輕,她也是如此,當然,魔族那邊,也被他們殺了幾個。

    不過,現在他們重傷在身,這么下去,遲早要出問題。

    得分散走!

    她吳琦不想欠人情,哪怕戰死在這,那又如何?

    當年她還沒騰空,就敢在東裂谷附近廝殺,何況現在,欲海平原,她又不是第一次來了。

    在這,萬族天才爭鋒,這才是她的戰場。

    她殺過別人,被人殺了,也不后悔,天道好輪回,殺人者恒殺之,來這,本就做好了準備。

    黃騰笑而不語,也沒理會,掏出一塊玉符,激發,感應了一下,輕輕吐氣道:“走吧,少廢話了,又快追來了,陰魂不散啊!”

    說罷,笑道:“不知道秦放來沒來,來了的話,和他聯手,反殺那些家伙!”

    吳琦沒理他,迅速起身,感應了一番,朝一個方向遁去。

    黃騰聳聳肩,也沒管她,繼續跟著一起。

    一邊走著,一邊笑道:“大夏府天才其實不少,包括白楓、夏玉文、劉洪、胡文升他們,可惜,都不是一條心,各有各的打算,人族啊!別說各大府,同一府都不齊心。”

    “那是你無能!”

    吳琦頭也不回道:“真要有本事,自然會讓大家折服!你沒本事,誰服你?”

    “有道理!”

    黃騰點頭笑道:“是這個理,所以……我還是不夠強,就像白楓,死鴨子嘴硬,打了他幾次,他都不服,我也沒辦法。”

    吳琦不語。

    想了想,又有些好笑,“白楓就是那樣子,死不認輸,哪怕輸了,也不服輸,很沒品!”

    黃騰笑了起來,不再說白楓的事。

    ……

    東裂谷另一邊。

    此刻,又有一人在東裂谷附近徘徊。

    回頭看了一眼后方,劉洪一臉的唏噓,“何必呢!”

    “我都來諸天戰場了,還跟我不依不饒的,不就賣了你們幾十萬功勛嗎?有必要嗎?”

    “在這跟著我,又不能殺我。”

    劉洪很無奈,真的,何必這樣。

    騙了就騙了好了,我千算萬算,沒算到這些家伙還真來找自己算賬,是不能殺人,關鍵是,他么的真煩人啊,一天到晚跟著自己,這讓我怎么閉關修煉啊?

    走到哪,這些混蛋跟到哪。

    此刻,后方有幾位山海跟了過來,有人冷冷道:“還錢,還了,那一切好說!劉洪,你想好了,前面就是欲海平原,你在大夏府算是不錯,可在這,什么也不是!要錢不要命了嗎?”

    “什么錢?”

    劉洪郁悶道:“你們搶劫我?一個愿打一個愿挨,怎么就欠你們錢了?我賣功法,你們買功法,有問題嗎?”

    幾人不語。

    沒問題!

    但是,就是要錢,心中不服。

    何況,這是幾家的少爺小姐的命令,哪怕不能要回來錢,也不能讓劉洪舒坦,得讓他有錢也不好過。

    欺人太甚!

    把他們無敵后裔當傻子耍呢!

    偏偏還真上當了!

    這東西,都不好宣揚,只好對外宣稱,劉洪在黑市坑了他們一筆,他們要賬來的,至于如何坑的,怎么坑的,那就不需要提了。

    黑市買賣,不受保護的。

    當然,劉洪這邊,也沒人提供什么保護。

    人家也不殺你,不打你,就一直跟著你,你能如何?

    劉洪一臉郁悶道:“別跟著了,幾位!大家都是自己人!再跟著我,我去了欲海平原,我告訴你們,欲海平原這邊很特殊的,你們這些山海庸才,去了很容易和人家的護道者遇到,天才遇天才,庸才遇庸才,小心遇到了日月,被人干掉了!”

    “你敢去?”

    后方,那山海冷冷道:“你去了,遇到天才,小心死無葬身之地!劉洪,錢還回來,大家你好我好,大小姐說了,你真要不還錢,那也行,去給大小姐磕頭賠罪,那些錢,就當賞你的!”

    劉洪無奈道:“說實話,這么多功勛,磕個頭也沒問題啊!關鍵是,你們家殿下過分了啊,還要錄像,我他么多少也要點臉吧?私底下就算了,這要是給我傳出去了,我還見人不見人了?你說是吧?”

    “……”

    后面那山海也無言了,你還真答應啊。

    合著不錄像,你就答應了?

    無恥之徒!

    你這還叫要臉?

    你是要錢不要命,也不要臉。

    “劉洪,你去欲海平原,人死了,再多錢有什么用?”

    劉洪想了想,點頭道:“也是,關鍵是……我也沒啥錢了。”

    說著,嘆息道:“你們看啊,我買了一整套的玄階巔峰裝備,花了接近10萬功勛!買了儲物戒,買了神魔精血,買了幾枚天元果,買了不少意志之文,還買了大量的元氣蛻變丹……算下來,其實花費巨大,真沒多少錢了,幾位大哥,不如我分你們一點點,你們別跟著我了?”

    “……”

    幾人不語,大爺的,真敢花啊!

    那么多錢,你花了多少了?

    拿著無敵后裔的錢,去買這些東西,大手大腳的,一點不含糊,這家伙,比他表現的要大膽多了。

    劉洪無奈道:“算了,看樣子你們跟定我了,那就一起去送死好了,我去欲海平原了!”

    話落,他踏空而行,迅速越過了東裂谷。

    幾位山海對視一眼,一臉無語,你真去啊。

    欲海平原很邪門的!

    越是天才,越是強者,越容易遭遇。

    日月境,有時候轉悠一圈,就能遇到日月境強者,而騰空境,可能大搖大擺地走動,都遇不到日月。

    幾人無奈,對視一眼,很快,有人道:“我們就在附近等著,這家伙不敢深入欲海平原,很快就會出來!”

    幾人對視一眼,心有靈犀,對,不進去!

    那邊真的挺危險的!

    ……

    這一刻,一位位天才涌入欲海平原。

    而蘇宇,卻是咬定青山不放松!

    我就咬定你們了!

    玄鎧一族的混蛋!

    欺負老子!

    他繼續追蹤著,與此同時,不遠處,一頭金龍,藏身在云朵中,時不時地露頭,盯著前面那些人。

    有時候,還會四處探查一下。

    帶著一些疑惑,之前殺人的是人族?

    為何它感應起來,有些像五行族?

    可惜那家伙不和它合作,要不然,一起出手,干掉對方不好嗎?

    這龍,也賊兮兮地四處探查著。

    小心一些!

    那些玄鎧族的家伙也不好惹的!

    地下。

    蘇宇一直跟著,漸漸地,摸近了距離。

    陡然,一陣罡風刮過。

    紅鎧語氣一變,不再用通用語,而是玄鎧一族的語言,喝道:“小心,該死的,大家都打起精神來!”

    他感覺有人來了!

    剛想著,眼前一花,幻境!

    轟隆!

    一聲巨響,他元氣沖天,強悍的元氣,沖擊的幻境震蕩。

    血字神文,此刻已經是四階神文了。

    幻境也是越來越強大!

    哪怕他們爆發元氣,一時間居然沒能沖破幻境,紅鎧大喝道:“鎧化!”

    眾人紛紛鎧化!

    轟隆隆!

    身上的鎧甲顏色,紛紛深沉了許多,元氣更強大了,轟隆一聲,幻境被沖破!

    與此同時,紅鎧對著腳下就是猛烈一拳!

    轟!

    地面裂開,露出了黑色的土壤。

    紅鎧眼神變幻了一陣,朝四處看了看,冷冷道:“那位人族朋友,之前都是誤會,非要一直糾纏下去嗎?玄鎧一族和人族并非敵人……”

    正說著,紅鎧心中一驚!

    迅速破空而出,一槍扎出!

    空中,一柄巨大的錘子朝他錘下!

    而就在錘子落下的瞬間,蘇宇身影浮現,在一位鎧甲戰士后方出現,一腳踢出,“慢”字神文爆發,那鎧甲戰士只覺得眼前一花,空間時間都慢了下來。

    意志都有些恍惚!

    這時候,雷字神文爆發,轟隆一聲,雷霆炸開,鎧甲之上全是焦黑色,蘇宇一腳戳中鎧甲,砰地一聲,鎧甲被他打的四分五裂!

    一擊命中,蘇宇毫不停留,瞬間遁入地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云朵中,那金龍剛冒頭要下去,蘇宇跑了。

    下一刻,紅鎧厲吼一聲,一槍朝金龍拋去,喝道:“殺了這頭龍!”

    一人一龍,前后夾擊,太煩人了。

    得先殺了一個才好殺另外一個!

    蘇宇跑的太快,手段太多,他幾次探查,都沒能發現對方的蹤跡,倒是這龍,其實他發現了幾次。

    “殺!”

    一位位鎧甲戰士,此刻也是憋著火氣,紛紛鎧化,實力再強三分,防御力大增,瞬間和金龍廝殺到了一起。

    金龍心中大罵!

    跑的真快!

    我還沒來得及下去呢!

    罵歸罵,對方少了不少人,它也不懼,嘶吼一聲,龍尾掃蕩虛空,打的那些鎧甲戰士不斷倒飛,爪子之上,冒出鋒利無比的氣息。

    前爪合一,抓住一柄長劍就開始劈砍。

    龍也會劍術的!

    嗤嗤火花聲響起,火光四射,那些鎧甲戰士,此刻也是悍勇無比,和金龍在空中大戰,至于紅鎧,一邊大戰,一邊警惕萬分地防止那人族再次突襲。

    好在,此刻蘇宇并未偷襲。

    他可不會相信這金龍,萬族都不是好東西,小心被他們下套了,圍住了自己,那自己就完了。

    敵人下套圍殺對手,又不是沒有過。

    我殺我的,這龍要干,干它自己的。

    殺了第二位鎧甲戰士,沒給蘇宇天地獎勵,但是蘇宇有些感覺,這樣的家伙,多殺幾個,也許就給獎勵了,這些人沒之前的青鎧強大。

    但是,在諸天戰場,好像是累積的。

    起碼蘇宇是有隱約感受的,這樣的家伙,殺個三個左右,可能就會給天地獎勵。

    “打的倒是有聲有色的!”

    蘇宇也在遠處默默觀戰,看了一會,卻是搖頭,都他么忽悠人的貨色,這龍和紅鎧他們都沒出全力,大概都防著自己。

    蘇宇防著他們,他們自然也會防著蘇宇。

    雙方鏖戰了一陣,金龍一尾巴掃飛了紅鎧,破空離去,那些人也沒再追。

    紅鎧迅速收拾了一下戰場,帶著剩下的10位戰士,極速朝一個方向趕去。

    而蘇宇,不慌不忙,一邊追蹤,一邊吸收天元氣鍛體。

    不急!

    14個,死了3個了。

    你繼續跑就是了!

    我看看能不能追殺過程中,讓我神文晉級,或者肉身再鑄一次肉身。

    “殺”字神文到現在都還是三階,蘇宇覺得,多殺幾個人,遲早會成為四階神文的。

    ……

    追,逃。

    金龍和蘇宇不斷騷擾這群鎧甲戰士,一路上,跑跑停停的,也遇到了一些種族天才,不過看玄鎧一族被人殺的狼狽,這些人紛紛避開離去。

    而加上紅鎧,11位鎧甲戰士,越來越少了,跑了七八個小時,只剩下了8位。

    而蘇宇,又吸收了一次天地獎勵,又是垃圾天元氣,這讓蘇宇很無語。

    我不缺這個!

    我缺意志力,你給我賞賜一個意志力大團子也行啊,比這個強。

    繼續跑了一陣,蘇宇腦海中,“劫”字神文忽然閃爍起來。

    感應玉并無任何感應。

    蘇宇卻是想都不想,迅速遁空離去,沒有絲毫停留的意思。

    ……

    前方。

    紅鎧不斷前進,機械式的眼睛,充滿了憤怒!

    心中卻是發狠!

    繼續追!

    待會,讓你們后悔去。

    正想著,后方,轟隆一聲巨響,一頭金龍慘叫一聲,龍尾上出現一道血痕,不遠處,一位白發男子一劍斬出,斬的金龍身上再次多了一道血痕!

    “神族!”

    金龍大吼一聲,想都不想,破空就逃!

    那白發男子微微皺眉,剛想再出劍,猶豫了一下,還是放棄了這想法。

    紅鎧迅速飛來,急忙道:“多謝安兄出手!”

    白發男子微微點頭,瞥了他們一眼,淡漠道:“金龍族的天才,龍無憂,金龍族大長老的孫子,不好殺它,你們沒事別招惹它!”

    紅鎧微微一愣道:“金龍族大長老的孫子?”

    “嗯。”

    英俊的不像話的白發男子,風淡云輕地應了一聲,“我已入山海,不好殺它,免得引起金龍大長老的不快,倒是你們,真要殺它……問題也不大。”

    他畢竟比那家伙強不少,真殺了其實也不怕,但是沒必要為了玄鎧一族,得罪一位無敵。

    是的,無敵境!

    金龍一族不弱,兩位無敵,大長老和族長。

    龍族中,僅次于天龍族的存在,惹毛了對方,沒那個必要。

    很快,白發安旻天再次出聲道:“那個人族,有些微弱的感應,走的很快,我還未至,他就跑了,沒能殺了他。”

    有些遺憾,也有些驚訝。

    他來的很快,隱藏的也很深,結果剛趕到,那家伙就不見了。

    紅鎧有些憤怒道:“我幾位族弟,幾乎都是死在了他手上!”

    也是郁悶!

    安旻天倒是不太在意,死就死了,沒什么大不了的。

    “不說這些了!”

    安旻天淡淡道:“如今,魔族在圍殺黃騰他們,人族秦放和黃騰是標桿,殺了他們,人族天才必然會受到干擾,隨我一起,去圍殺他們!”

    “安兄……”

    紅鎧有些猶豫道:“和魔族合作?”

    “不是合作!”

    安旻天淡淡道:“是撿便宜,魔族那邊,天鐸若是落入了下風……我不介意撿點便宜,跟我一起就行了!”

    “那好吧!”

    剛剛才被對方救了,解放了他們,現在安旻天既然提出了要求,他也不好拒絕。

    想了想還是道:“安兄,再遇到那金龍,安兄不用殺它,幫我困住它如何?若是能擒拿它,我族鎧化合體之后,我也可具備山海之力,為安兄多出幾分力。”

    安旻天考慮了一下,微微點頭。

    也行!

    至于殺一個無敵后裔……在這殺了也就殺了,何況還不是自己親自動手,玄鎧族的不怕就行。

    ……

    而這時候的蘇宇,心中暗罵一聲!

    艸!

    又一個強者,幸好跑了,金龍的慘狀他看到了,真慘,差點連尾巴都被斬斷了!

    那個白毛的家伙是誰?

    他迅速翻看資料,半晌,才在一份資料中發現了此人的樣貌和資料介紹。

    “安旻天,山海二重,冰雪神族強者,擅劍法,戰者,地榜第六,斬殺山海四重強者。”

    “地榜第六?”

    蘇宇看了一眼,撇嘴,越階殺了兩小階的強者,很不錯了,但是在神族當中,未必算最頂級的天才,當然,地榜第六也不低了。

    不是原始神族的就好。

    “安旻天!”

    “我就算全力以赴,陽竅半開,吞噬精血,也未必是他對手。”

    蘇宇嘆息,能殺山海四重,還是相當可怕的,反正他現在全力以赴,大概率也是被殺的命,還是別招惹了。

    “大爺的!”

    不開心!

    他都準備慢慢清除玄鎧一族的家伙了,居然被這家伙給擾亂了!

    殺他們的話,不殺個干凈,還是很麻煩的。

    自己的一些手段被他們看到了,這么下去,現在也許還沒反應過來,因為消息傳開,還需要時間,可遲早,自己就是蘇宇的事要曝光!

    風行,遁術,這些手段,包括幻境、雷霆、時光他都用了。

    現在,這些人還沒多想,可很快,也許就會發現他不對勁了。

    蘇宇也不太在意,身份暴露之前跑路,或者再換個身份,反正崔浪的身份,有些不太靠譜了。

    “殺不了他們,殺別人去!”

    這一路上,蘇宇也收到了一些消息,不過他在諸天戰場沒人脈,也只是偷聽到了一些消息,黃騰和吳琦他們被人追殺中。

    黃騰他不太在意,吳琦的話,畢竟是吳嵐的姐姐,有辦法的話,還是要去拯救一下的。

    “低調點了,不能太高調!”

    蘇宇暗暗叮囑自己,還是要小心一些,之前沒能斬殺紅鎧這些家伙,導致他身份有暴露的危險,還是要趁早解決他們,希望這幾個笨蛋還沒反應過來。

    畢竟關于蘇宇的消息,也不是人盡皆知。

    他沒來過諸天戰場,也就萬族的一些頂級強者,才知道一些關于蘇宇的消息,主要也是功法,至于其他的,小戰斗那些家伙也未必會在意,更別說刻意告訴下面的人了。

    至于蘇宇會什么手段,大概連無敵都不是太了解,幾套功法,他們一定是清楚的。

    ……

    三個小時后。

    蘇宇一刀捅死了一頭虎頭大妖,提取了精血,皺眉道:“獵天榜還能主動提供戰績?”

    蘇宇皺眉,他這才知道,自己上了黃榜第三了。

    “氣息被人捕捉了,提供給了獵天榜,而獵天榜顯示的是崔浪的名字……代表是人為輸入的,這么說,之前我可能被人捕捉了氣息!”

    回想了一下,很可能是在人族的地盤上,被人捕捉到的,那時候他追蹤一人,一位日月來臨,他瞬間遁逃,可能是那時候被捕捉了氣息。

    “這捕捉的氣息,是本源氣息,還是外顯氣息?”

    蘇宇不太清楚,但是既然顯示的是崔浪,他大體上知道一些情況了,這獵天榜沒想象中的那么強悍,能無物不知,大概是獵天閣的人觀察誰有入榜資格。

    之后,捕捉氣息,輸入獵天榜,做了一份備案。

    然后,這人若是擊殺了一些榜單強者,才會被獵天榜捕捉到一些情況。

    “這樣的話,就有些麻煩了!”

    蘇宇還想換個身份呢,可這樣一來,換身份……比如換成魔族的身份,結果那魔族在榜單上,被人殺了,榜單會顯示對方死了。

    這冒充都沒法冒充的!

    “難怪夏虎尤告訴我,在這冒充身份很難很難!”

    “主要和這獵天榜有些關系,獵天閣,到底誰在掌控?”

    這很麻煩的!

    比如蘇宇要是冒充黃騰,哪怕黃騰活著,沒死,蘇宇殺了人,黃騰這邊沒出現任何戰績變化,倒是崔浪這名字,出現了戰績變化,那傻子也知道他是偽裝的了。

    “獵天榜!”

    蘇宇咕噥一聲,不是個好東西。

    獵天閣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除非殺人滅口,殺了誰,別讓人看到,別讓人發現自己有新的戰績,那才可以。

    比如冒充黃騰殺了人,黃騰戰績沒變化,崔浪有,大家知道是崔浪殺的人,但是不知道崔浪換了身份殺人。

    “這名字,應該是人為更改的,會不會有人不上榜,氣息沒被捕捉到,或者無名之輩,對方根本不知道那人是誰?”

    一個個疑惑,在心中響起。

    蘇宇不再去想,殺了這頭虎妖,倒是問出了一些事,在西邊天斷谷,有些人在聚集,準備圍殺黃騰他們。

    對虎族,蘇宇很討厭。

    怪就怪那云虎一族,當日那云虎一族的母老虎居然想算計自己,這讓蘇宇對虎族都充滿了厭惡。

    “天斷谷?”

    蘇宇腦海中浮現出天斷谷的資料,傳說是兩位無敵在這大戰,一刀斬裂了大地,在這平原地帶,形成了一道長達數百里的裂谷。

    因為是無敵的交戰地,到現在都有刀氣縱橫,谷中危險重重。

    沒再多想,蘇宇想了一下,迅速改變了自己的體型,化成了一道透明狀的水人模樣,現在,我是水人一族了!

    除非出手殺人,被旁觀者發現了戰績變化,否則,自己改變形態,也沒幾個人能看出來。

    人族,現在在這有些敏感。

    神魔強族都跑來了,小心被他們盯上。

    化為水人模樣,蘇宇對水人還是很了解的,五行種族數量也不多,碰到同族的可能性很小。

    至于大錘子,下次不用大錘子了,改成別的也一樣。

    錘子只是更符合自己的身份,不用錘子,他的神文戰技,本來就是一柄刀。

    在諸天戰場,蘇宇也算是如魚得水了!

    在這,任何種族出現都不足為奇。

    在這,你想變成哪一族就能變成哪一族,沒人會多想,因為萬族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在這,原始神族魔族都來了,其他各族齊聚,絲毫沒問題。

    化為水人的蘇宇,趕路也很快,一團水霧在空中游蕩,瞬間抵達另一處。

    一路上,也有一些強者朝天斷谷趕去。

    人族天才黃騰和吳琦,被魔族圍困在了天斷谷,這個消息也算是大新聞了,黃騰是大夏府年輕一代的頂梁柱,殺了黃騰,大夏府能哭死。

    一些種族,聞風而動,紛紛朝那邊趕。

    而蘇宇,也是如此。

    看個熱鬧去!

    能救就救,不能就算,他可不想為了救人,把自己搭進去了,還沒那么偉大,若不是有吳琦在,他都懶得去看的,黃騰真被殺了,也不關他的事。

    雙方又不熟悉!

    ……

    與此同時。

    一道巨大的峽谷中,黃騰左顧右盼,笑道:“沒事,別怕!這是當年大夏王和人征戰留下的刀痕,在這,會開天刀的話,如魚得水!那些家伙想在這圍殺我,做夢!”

    是的,無敵境大戰,留下的刀痕,其中一位無敵,就是大夏王。

    一刀砍出了一道數百里長的裂痕,形成了天斷谷。

    吳琦卻是有些壓抑,被開天刀的刀氣壓制的有些難受,皺眉道:“我說了,你可以走了,你非要跟著我做什么?”

    “人生太無聊,有些事,挑戰一下,娛樂一下不是很好嗎?”

    黃騰笑道:“平日里,殺個人偷偷摸摸的,現在,人都匯聚到了這邊,到時候,想殺多少都行!這還不快樂?”

    “你死了,夏家大概會哭!”

    吳琦淡淡說著,黃騰聳肩,笑道:“不至于,死去的天才不值錢,就是夏家投資了不少,大概侯爺會哭,損失太大了。”

    吳琦笑了起來,還真是。

    夏侯爺大概真要哭了!

    大夏府押注黃騰,前前后后投資了許多,包括天元圣地的鑄身機會,這要是黃騰掛了,大概真要肉疼死。

    黃騰不以為意道:“侯爺哭就哭吧,大夏府天才多,再培養一個就行,黃某也并非唯一。”

    吳琦冷冷道:“夏家為了投資你,放棄了很多人,你若是死了,也對不起夏家!”

    “那么重的重任我可不背!”

    黃騰一邊走著,一邊感悟那些刀氣,笑呵呵道:“都說我是夏府主第二……其實我不太喜歡,一般說誰誰第二的,都沒啥好下場,我就是我,黃騰!”

    話落,身上刀氣爆發,強悍無比,黃騰好像有了一些感悟,感慨道:“大夏王真的強,這刀氣……哪怕過了這么多年,我都感覺比夏府主的還強!”

    說罷,又道:“會開天刀的,應該來這走一遭,這是當年大夏王抱著必殺之心,殺無敵的一招,可惜那無敵沒死,否則,此地就是絕地了!”

    吳琦沒理他,自己又不是戰者。

    開天刀會的人不少,但是不是人人都能學會精髓的,你感悟多,不代表其他人也有感悟,這家伙實在太天才了。

    此時此刻,外界天才云集,吳琦也不在意了,大不了就死在這。

    黃騰這家伙,實力強悍,又在開天刀形成的天斷谷中,自己一死,這家伙沒了累贅,殺出去的希望還是有的,自己倒是不用太為他擔憂。

    “我一死,我這一代……就靠那個傻丫頭了!”

    吳琦心中想著,有些無奈,算了,你還是搞研究去吧,挺好的。

    指望你,老吳家大概也沒希望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极速赛车官网 股市 行情 1分快3规律怎么计算 手机上如何炒股开户 快乐十分游戏中奖规则 彩票计划导师套路 配资在线 七星彩排列五接单图片 极速时时彩官方网站主页 英国股市实时行情 摆渡配资网 甘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精准免费三码中特 炒股app开发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图 吉林11选5代时间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