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 第239章 王妃知道錯了嗎18
    秋杳也知道,如今軍中日子不好過。

    而且她本身也不挑這些。

    不吃也沒事兒,吃只是為了掩人耳目,吃什么都行。

    謝淺淺原本還想解釋的,可是又怕秋杳憂慮這些,想了想,終是沒說什么。

    秋杳只喝了一碗粥,對于旁邊的雜糧饅頭一動也沒動。

    “不再吃點?”謝淺淺一看,原本還以為秋杳是嫌棄,可是又沒從秋杳的臉上看到嫌棄之色。

    小聲問了一句,一邊問還一邊注意著秋杳的神色。

    其實雜糧饅頭已經是他們如今能拿出來的,頂好的東西了。

    將士們吃的,都是粗面的餅子。

    雜糧饅頭還是考慮到秋杳的身體,云隨雁特意讓大師傅蒸的,一共就共了四個。

    “身上疼,吃不下。”秋杳擺了擺手,示意自己吃飽了。

    如果不是怕謝淺淺他們想太多,秋杳其實只想說:吃不下三個字。

    可是又怕他們覺得自己矯情,所以想了想,又加了一個解釋。

    身上太疼了,所以沒什么胃口。

    聽秋杳這樣說,謝淺淺不怎么放心的看了看秋杳的傷口。

    看著所有的傷口都沒崩開,這才稍稍松了口氣。

    “你晚上睡那里?”看著不遠處,用門板簡單搭的一個臨時小床,秋杳輕聲問了一句。

    謝淺淺不在意的點點頭道:“嗯。”

    怕秋杳多想,謝淺淺應完之后,笑著說道:“像是咱們現在這樣有房子住已經很好了,有的時候遠距離扎營,咱們連樹都睡過。”

    這是不想秋杳想太多,覺得她占了自己的床,自己就要睡門板,再心里不好受。

    畢竟,剛經受了打擊的姐姐,謝淺淺怕她承受不住其它的。

    萬一再想左了,自己難為自己,再想出病來,就不太好了。

    謝家已經禁不起折騰了。

    “一起睡吧,那板子多硬啊。”如今他們的被子之類的也不多,秋杳之前就看到自己身下鋪的是兩層。

    謝淺淺自己肯定是沒這個條件,就是不知道是誰把自己的被子讓出來,給自己鋪著。

    估計是看著自己一身傷,怕床板太硬,再硌的難受。

    被子和褥子都在自己這里,謝淺淺晚上估計要直接睡光禿禿的門板,而且連個蓋的東西都沒有。

    雖然說如今是夏日,但是如果受了涼,這個季節還不太愿意好。

    “不用,我睡覺可不老實了,再碰著你。”秋杳睡的這個小床也不大,連一米五都沒有,雖然能擠下兩個小姑娘。

    但是秋杳身上有傷,萬一翻身不小心,再磕著碰著了,這不是在浪費藥嗎?

    謝淺淺覺得自己身體很好,糙一點也沒事兒。

    倒是秋杳,雖是將門出身,但是一直養在深閨,身體不算是太好,如今又是一身的傷,需要特殊照顧一下的。

    聽謝淺淺這樣說,秋杳也沒再堅持。

    對于自己身上的被子,秋杳想了想,這才問了出來:“我剛才摸著,身下有兩床被子。”

    一聽秋杳這樣說,謝淺淺愣了一下,抬眼怔怔的看著秋杳。

    她顯然沒想到,秋杳能心細的發現這樣的事情。

    “是父親他們的,還是兩個哥哥的?”秋杳能想到的,就是家里的這幾個人。

    “是云姨他們的。”謝淺淺到底沒說謊話,如果自己不說,回頭秋杳估計也要問謝植他們。

    這事兒,秋杳如今能發現,事后說不定就能暗中觀察到。

    與其讓秋杳一直在心里惦記著這事兒,不如一早說清楚。

    便是秋杳可能會難受,但是也好過自己在那里胡思亂想的好。

    謝淺淺沒說的是,謝植他們如今都是跟著將士們一起,或是跟副將一起,也沒有自己單獨的被子,大家都是在一起,扯著一床被子睡的。

    有些人如今還是睡的光禿禿的床板,或是門板的。

    也便是夏日,日子還好過一些。

    入了秋冷了,還不知道要怎么辦。

    更別說漫漫長的冬日了。

    聽謝淺淺這樣說,秋杳點點頭沒再多問。

    謝淺淺出去送食物,夏日的食物隔一夜就得壞掉,她晚上吃的足夠多了,想著云姨怕秋杳這邊吃不飽,又因為軍中的事情發愁,晚上沒多吃。

    謝淺淺又將這四個雜糧饅頭送到了云隨雁那里。

    云隨雁這會兒還在跟謝將軍和兩個副將說話。

    傍晚這會兒,天太熱了,他們暫時睡不著,所以坐在門口說話呢。

    看到謝淺淺過來,又看了看她手里的饅頭,云隨雁愣住了,以為是秋杳嬌貴,吃不下,云隨雁心里抽疼了一下之后,低聲問道:“這是,不喜歡?”

    謝淺淺一聽,忙搖了搖頭道:“不是,姐說她身上疼,吃不下東西。”

    一聽秋杳說身上疼,云隨雁不怎么放心,顧不上其它的,先快步過去瞧了瞧。

    謝將軍也不放心,身邊的兩個副將也是跟著謝將軍多年的,這會兒聽謝淺淺這樣說,面上也透著憂色。

    “你姐她身上的傷怎么樣了?”謝將軍想了想,到底沒過去。

    天暗下來了,再進女兒的房間,似乎也不太好看。

    而且云隨雁過去了,一會兒問她也行。

    “沒有崩開的,都在慢慢恢復。”想了想秋杳身上的傷口,謝淺淺如實說道。

    謝將軍一聽,稍稍松了口氣,聲音低低的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啊。”

    另一邊的云隨雁過去的時候,秋杳已經睡了。

    畢竟還想盡快的養好身體,把種子想辦法拿出來呢,所以秋杳如今需要做的就是養神。

    這個位面,靈氣極為稀薄,秋杳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來養神,多睡覺才能讓自己盡可能快的恢復過來。

    見秋杳睡下了,云隨雁的眼圈紅了紅。

    仗著自己良好的視力,云隨雁悄悄的查看了一下秋杳的傷。

    主要還是手腕上的。

    軍醫說了,如果再多吊半天,這雙手估計是廢了。

    便是如今,也是不太好恢復的。

    精細一點的活計,估計也沒辦法做了。

    當時聽到這些的時候,云隨雁只想提刀去南**中,把三皇子剁成八塊。

    可是,也只是想想,不能沖動。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泳坛夺金选对3个算中吗 排列五下单挑一注今天 幸运飞艇几点开始,几点结束 最有人气的股评专家 福建快3开奖视频 美国货币基金配资 湖北十五选五遗漏数据 怎样买快乐8才能赢 15选5走势图超长版 江西快三投注平台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和值一定牛 际银配资 查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内蒙古快3预测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