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都市小說 > 我真是個律師 > 第七十七章 邀請
    第七十七章邀請

    據說有人因為唱的太好而被這位ceo評價為“唱的太突出放在女團并不是一件好事”。

    天知道sunny得知這件事的時候有多懵逼。

    啥玩意兒?

    唱的太好放在女團不是好事?

    你丫確定你學的是韓國女團而不是你自己腦補的女團?

    韓國各大公司那是能因為一個大vocal而推遲整個團出道的,你和人家講你唱的太好不行?

    合著金泰耎不適合女團出道,要lo?

    按照這位不知名的女士的言論,少女時代團體出道最大的錯誤就是金泰耎咯?

    就很離譜。

    sunny也算是了解了,為什么中國偶像市場半死不活,呈現出這種畸形發展。

    有這樣的看法,你不畸形誰畸形?唱的好還有錯了。

    離譜,大寫的離譜。

    那位被她這么評價的歌手也是脾氣好,居然當場沒有發飆。sunny感覺,要是金泰耎的話……

    呃,她應該也不會發飆,畢竟這個小個性格還是很軟的。

    好吧,發飆還是要底氣和脾氣的。

    林滄要是有金泰耎的實力,誰要是這么評價他,保證當場一瓶礦泉水砸你腦門上,轉身就把麥扔了,不錄了。

    這位大哥絕對干的出來這事兒。

    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揮了揮手,示意秘書去忙吧。

    自己開始處理文件。

    ……

    “喂。”林滄接通了林越的電話。

    “你下周有空嗎?”

    “周幾?”林滄問道,該不會又是叫他去開會吧。

    林氏集團的董事會是真的無聊,上次林滄都差點兒聽睡著了。

    “周五上午,你去符旦做個演講。”林越說道。

    “不去,北大我都沒去。”林滄很干脆的拒絕道。

    “沒事的話你就去一趟吧,我的母校都找到我了。”

    “你母校是符旦?”林滄錯愕的說道。

    林越一腦門黑線,老子哪個大學你都不知道嗎?

    “是……”

    “我有什么好處。”林滄將手里的書放下,笑瞇瞇的說道。

    “你還真是無利不起早。”林越無奈的說道,“說吧,要什么。”

    “你弟媳婦兒的公司資金有點兒少,你不贊助贊助嗎?”林滄笑著說道。

    “你不是有錢嗎?”

    “我窮啊。”

    林越嘴角一抽,年入上億,你和我講你窮。

    “一千萬夠不夠?”

    “你也太摳門了,你說出掉價嗎?堂堂林氏集團董事長,一出手才一千萬,你丟不丟人?你退群吧林越。”林滄嘲諷道。

    “滾!愛要不要。”

    “五千萬怎么樣。”

    “不怎么樣。”

    這混蛋也好意思開口,五千萬?自己又不是沒錢。

    “那就折個中,三千萬。三千萬請我演講,不過分吧,你要知道我可是拒絕了北大的邀請,現在同意了符旦的邀請,這不是得罪了北大嗎。”

    “稍微一打聽就能知道是我的原因,你不用擔心。”

    “我不是擔心,我只是需要補償。”

    “你配嗎?”

    “我可是官方推出的法學代表之一,我怎么不配?”

    林越揉了揉太陽穴,這個混小子越來越無恥了。

    “兩千萬,回頭我讓人打到ls的公司賬戶里。”

    “小氣。”林滄嘀咕了一句。

    林越無視了林滄的話語,繼續說道:“好好準備,下周五提前去,別忘了。”

    “知道了知道了。”林滄擺了擺手,“讓符旦發通知吧。”

    “好。”

    掛斷電話,林滄將手機放到一旁。

    演講就演講吧,忽悠來兩千萬,挺好的。

    手機剛放下,又響了起來。

    “老婆大人有何指示?”林滄看了眼來電人,接通之后說道。

    “晚上我約了浙臺的負責人,不回去吃了,你和柳媽說一聲,別做我的飯了。”sunny說道。

    “我去吧,你別去了。”林滄皺眉說道。在外面吃東西吃到不干凈的東西怎么辦。

    “沒事,我們去天嵐海閣,我已經讓經理準備好營養餐了。”sunny笑著說道。

    她當然知道林家上下對她肚子里孩子的重視,事業什么的都要放在孩子之后。

    “我和你一起去吧晚上。”林滄還是不放心,說道。

    “那行,一會兒你來公司吧。”sunny也沒有拒絕,有林滄在也可以增加一些籌碼和底氣。

    “嗯。”

    “還有,公司的財務報表我剛剛看了一下,有些緊張,你再撥過來一千萬吧。”sunny說道。

    “大哥馬上會給公司打兩千萬。”

    “大哥?他為什么要給錢?你又忽悠大哥了?”sunny錯愕的問道。

    “什么叫忽悠……”林滄無語的說道。

    “他讓我去符旦演講,作為酬金給了我兩千萬。”林滄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符旦?我記得那個方晨就是符旦的吧?”

    “對。”

    “之前北大邀請你都沒去,大哥母校時符旦吧。”sunny說道。

    “我老婆還是聰明。”

    “貧嘴。什么時候演講?”

    “下周五。”

    “那還早,那時候泰妍她們應該也隔離結束了。”

    “她們隔離結束和我去演講有什么關系嗎?”林滄疑惑的說道。

    “泰妍想見見方晨來著。”

    “見他干嘛?”

    “感興趣啊。這么有意思的粉絲,誰不想見。”

    “我不想見。”

    “他又不是你粉絲。”

    “都一樣。”

    “到時候你給泰妍打個電話,問她去不去。”

    “知道了。”

    “掛了。”

    “好。”

    掛斷電話。

    經過sunny這一提醒,林滄才想起來,方晨也是符旦大學的學生,而且還是法學院的大四畢業生。

    “這小子挺有意思的。”林滄笑了笑,這小子來他律所的話也挺好的。

    估計有機會的話,方晨肯定會來蒼華律師事務所。誰讓老板娘是他偶像呢?

    不過……帶上金泰耎這個連中文都不會的家伙去演講,搞什么飛機啊。

    不帶不帶。

    “我得琢磨琢磨怎么讓泰妍不去。”林滄是打算講完就走的,金泰耎如果跟著過去就要參觀什么的,很麻煩。

    本著少麻煩的心態,只能讓金泰耎不去咯。

    沒多久,林滄眼前一亮。

    “有了!”

    “嘿嘿嘿……”

    林滄的臉上浮現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笑的那叫一個……陰險。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好运快三走势五分钟 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江西 河北11选5开奖预测推荐 二分时时彩是不是真的 股票配资工作 广西11选五5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预测专家 幸运飞艇 3d试机号对应码金码 ipad2急速赛车6 腾讯秒秒彩官方网站 排列7开奖号码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查询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公告 南京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