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都市小說 > 都市逍遙邪醫 > 第三千九百九十八章 誰說崇風部落,沒有不朽強者
    第三千九百九十八章 誰說崇風部落,沒有不朽強者

    撕拉——

    看起來很是喜慶的紅色鎏金喜帖,被守衛統領撕成兩半,扔在地上。

    見到這一幕,青河部落的首領萬洪嘴角勾起,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他身后的族人,滿臉幸災樂禍。

    城門外,還有一些其他部落的人群,見到這一幕,都有些傻眼。

    顯然之前沒發生過這種情況!

    其中不乏許多閱歷豐富,頭腦聰慧的人,看了得意的青河部落眾人一眼,心中已經大概猜出什么情況,朝崇風部落投去帶著幾分同情的目光。

    相比較于得意的青河部落眾人,崇風部落的人們臉色僵住,葛力琨帶著幾分憨厚的臉龐瞬間漲紅,怒喝道:“你——”

    “閉嘴!忘記我先前的話了嗎?”

    葛元山看向他,怒斥出聲。

    葛力琨沒再說話,卻是依舊用一雙滿含怒火的眼睛,瞪著一臉風輕云淡的守衛統領。

    他身旁的葛念瑤俏臉含霜,盯著守衛統領,只覺得仿佛受到巨大的侮辱,氣得想要和對方拼了。

    被崇風部落眾人死死盯著,守衛統領根本不當一回事,冷笑一聲:“這是什么意思,看這樣子,是想要對我出手不成?”

    葛元山臉色有些鐵青,不過語氣依舊溫和:“這位大人你說笑了,借給這些家伙幾個膽子,又怎么可能敢向您出手!”

    “你倒是有點自知之明!”守衛統領哈哈大笑,他身后的幾名守衛也哄笑出聲。

    他的境界和葛元山一樣,只是證道境大圓滿,若真的動手的話,還未必是葛元山的對手,但他可是天烏部落的人,眼下又是在天烏部落城門口,除非對方想死,否則就絕對不敢亂來!

    葛元山陰沉著臉道:“只是不知道,大人你這舉動是何意?為什么將請帖撕了,莫非這請帖有什么問題?”

    守衛統領右手摸了摸下巴,撇嘴道:“請帖倒是沒什么問題。只是眼下過來賀壽的部落實在太多,壽禮上位置有限,根本沒辦法容納那么多人。

    我剛接到消息,從現在開始,想要參加壽宴,單單有請帖是沒用的,還需要部落中有不朽境級別的強者,才有資格進入城中。

    怎么樣,你們部落有沒有不朽強者,沒有的話,就是不符合條件,打道回府吧!”

    聽到這話,圍觀的其他部落之人,竊竊私語起來。

    “不是吧,要進入城中,除了必須有請帖外,還需要部落中有不朽強者?那現在可怎么辦才好,我們部落沒有不朽強者,豈不是也要打道回府?”

    “蠢貨!你腦子里在想什么呢,還真信了這套說辭?先前進去那么多個部落的人,其中一堆根本就沒有不朽強者,要真的像他說的那樣,怎么會放那些部落的人進去?”

    “啊!我明白了!他是在胡說八道,故意為難崇風部落的人?”

    “你給我小聲一點!也是奇怪了,青河部落到底哪來的本事,竟然能夠讓天烏部落的城門守衛統領,特意幫他們針對崇風部落的人。”

    ……

    旁人能夠看出這是故意為難崇風部落的人,崇風部落的人自然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葛元山黑著一張臉,指了指正要入城的青河部落眾人,冷聲道:

    “若是部落中沒有不朽強者,就不能進城,那么青河部落憑什么進城?他們部落,同樣沒有不朽強者!”

    守衛統領不耐煩道:“你哪來的這么多廢話?很簡單。因為這是我剛好在你們到來前,收到的消息。

    所以在你們之前,即便部落中沒有不朽強者,也沒問題。但現在嘛,不行了!”

    這種說辭,也就只有傻子,才有可能聽不出來,他就是故意在為難崇風部落的人。

    葛元山眼角余光瞥見,萬洪臉上的笑容比之前更加得意,滿含挑釁,他只覺得胸口仿佛有火焰在燃燒,都要氣炸了!

    偏偏他又不敢發作,畢竟這里是天烏部落的地盤。

    即便是對方故意為難自己等人,但若是和天烏部落的人出現什么矛盾,最終吃虧的,一定還是自己一方!

    他能夠忍得住,葛念瑤卻是忍不住了。

    “我呸!你分明就是被青河部落的人收買了,故意為難我們!首領爺爺,依我看,不要和他廢話,我們現在就走。

    有什么了不起的,真以為我們部落好欺負不成,不能進就不能進,有什么稀罕的!”

    葛念瑤秀眉倒豎,眼中滿是怒火。

    見一個小輩敢這么和自己說話,守衛統領的臉,頃刻間烏云密布,眼中泛著寒芒。

    萬洪當即怒斥道:“好膽!你一個小輩,竟然敢這么和天烏部落的大人說話,依我看,你們部落是壓根不將天烏部落放在眼里!”

    圍觀的許多人,心中一驚,暗道這還真是扣上了好大一頂帽子。

    葛元山也是嚇了一跳,惱火地看了煽風點火的萬洪一眼,看向葛念瑤喝道:

    “誰讓你開口了?沒點規矩的東西!快點向這位大人道歉!”

    “我不!他分明就是故意為難我們,我為什么還要向他道歉?”

    葛念瑤眼睛發紅,沒想到一向很疼愛自己的首領爺爺竟然會罵自己,小臉上滿是倔強,她不認為自己有什么錯。

    葛元山心中發苦。

    自己哪里看不出,對方是故意為難,問題是,眼下掉頭離去,根本不是一個好辦法。

    以青河部落的實力,絕對不可能直接和天烏部落牽上線,唯一的解釋,是他們和天烏部落中的某位強者牽上線了。

    自己部落如果想要繼續和青河部落抗爭,就需要借著這次過來的機會,也和天烏部落的某位大人物搭上線才行!

    就這么回去,怕是不久之后,青河部落請來天烏部落的強者幫忙,崇風部落就要有滅頂之災了!

    “呵呵!看樣子,你連自己部落中的小家伙都管教不了,不如,讓我來好好替你管教管教?”守衛統領語氣陰森。

    葛元山嘆了口氣,突然一個巴掌,朝葛念瑤的臉抽去!

    葛念瑤根本沒想到,對方會出手打自己,直接嚇懵。

    “等等!”一個聲音響了起來,“誰說崇風部落,沒有不朽強者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吉林快3走一定牛势图表 广西快三人工计划网站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今天股票开盘情况 河北11选5五预测 新群英会20选5高手技巧 七星彩七星球开奖 青海体彩11选五今天 七乐彩技巧选号方法 11选5旋转矩阵稳赚 澳洲幸运5开奖体育彩在哪里 a股指数 上证指数 平特一肖下载 贵州11选五遗漏表 中彩幸运快三走势图 群赛车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