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其他小說 > 網游之菜鳥很瘋狂 > 第1853章 就在啊
    紀小言的話是很有道理的。

    弗里斯曼這屋子外的冰系法術一直都有法力在維持,如果他本人都不在,那還得有其他的冰系法師來維持才可以讓那些冰塊在被破壞掉之后還能那么快的復原不是?可是紀小言他們可是在附近什么都沒有找到過的,自然這個可能就沒有了!更何況,這冰系法師也不是和其他法系一樣,隨便找找就能找到的!

    所以,只能是弗里斯曼在維持這些冰系法術!

    那亡靈族的長老聽完紀小言的話,想了想后,倒是也點頭贊同了,這才朝著附近打量了一圈,對著紀小言說道:“這樣的話,我先進屋子里去看看,可以嗎?”

    “長老隨意!”紀小言倒是沒有任何的意見,看著那位亡靈族的長老朝著屋子的方向走去,倒是又追上去說道:“我陪著長老一起去看看好了!只是這屋子里我們都找過了,確實沒有任何弗里斯曼的蹤跡,他就像是出門去了一樣!”

    那位亡靈族的長老點了點頭,倒是也沒有多說什么,直接進屋看了一圈,確認了紀小言的話之后,這才選了一個角落站定,對著紀小言說道:“既然這屋內屋外都沒有弗里斯曼的蹤跡,那么我就只能看看,能不能靠著我們亡靈族族人間的聯系找到弗里斯曼了!只是,這個還需要一點時間,紀城主大人得等一等了。”

    “不著急,不著急的!”紀小言趕緊笑著說道,隨意地在屋子里找了處地方坐下,便看著那位亡靈族的長老在屋子里又選了選,這才背對著她開始做起了一些準備,等到一切就緒之后便開始念叨起了什么來。

    說實話,紀小言是什么都看不懂,也聽不懂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她就是覺得,只要自己回到那主神空間去,這亡靈族長老做的一切,她都是能看明白的!

    沒有確認,她就是知道。

    只是如今這些事情對于紀小言來說,也不是那么值得好奇的事情了。這游戲世界里的每一個原住民,每一個種族和門派都有自己的性格和特長,這是一件十分厲害的事情,整個游戲就全靠著這樣不同的碰撞才能變成如今值得那么多玩家們留念,不管當初的游戲設計者們到底是怎么計劃的,如今的這個游戲世界,就靠著光和這些個性的原住民們在繼續發展著,總有一天,這個游戲世界興許真的要比現實世界更引人流連!

    那位亡靈族的長老可不知道紀小言看著他的背影到底在想什么,他此刻一心關注著關于弗里斯曼的行蹤,眉頭緊皺著,嘴里的聲音卻是一點都沒斷。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這位亡靈族的長老這才瞬間睜開了眼睛來,轉身看向了紀小言。

    “長老,怎么樣?”紀小言也是嚇了一跳,趕緊問道。

    “紀城主大人,這弗里斯曼就在這屋子里!”那位亡靈族的長老卻是堅定地對著紀小言說著,目光開始在這屋子里再次打量了起來,最終停到了屋子最里面的一個角落,對著紀小言有些緊張而興奮地說道:“就在哪里!弗里斯曼就在哪里!”

    紀小言順著那位亡靈族長老指向的方向望過去,卻是只能看見屋子的角落,哪里空無一物!于是,紀小言忍不住有些疑惑地看向那位亡靈族的長老問道:“長老,你說在那里?可是哪里什么都沒有啊!弗里斯曼這怎么可能在那里啊?還是說,長老的意思是,弗里斯曼在那地下?”

    “沒有,城主大人,弗里斯曼就在哪里!就在哪里坐著的!”那位亡靈族的長老卻是篤定無比看向紀小言,“紀城主大人,您得相信我,我剛剛看見他了!”

    這下,紀小言更是滿頭霧水了!這角落里確實是什么都沒有啊,這亡靈族的長老在哪里看見的弗里斯曼啊?

    想到這里,紀小言頓時轉了下眼睛,直接往那位亡靈族長老指向的方向走了過去,倒是準備去摸摸看,這角落里是不是真藏著一個她看不見的弗里斯曼來。可是等到紀小言走到那角落,伸出手來把周圍都給探了一遍,什么都沒有發現之后,她忍不住望向了那位亡靈族的長老來。

    “長老,沒有的啊!”

    “就在那里,不會有錯的!”那位亡靈族的長老卻是堅持道,“紀城主大人,如今的弗里斯曼并不是如我們眼前看見的那個樣子了這怎么說呢?如今的弗里斯曼,他就像是空氣一樣變成真正的亡靈狀態了!這樣說,紀城主大人您明白嗎?”

    紀小言搖了搖頭,倒是有些不解了!他們這亡靈族的狀態,不就是一副枯骨嗎?

    “不是的,我們亡靈族的亡靈狀態就是別人看不見的樣子!”那位亡靈族的長老卻是搖頭,對著紀小言認真地普及起了知識點來,“準確的來說,就是我們亡靈族的原住民們在到達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就會變成這樣如同空氣一樣的狀態,誰都看不見。但是一旦我們想要攻擊了,就能給被攻擊者打擊,而他們還沒有任何的防備可能!只是這樣的亡靈狀態,如今我們亡靈族里,能達成的還是很少的!”

    所以,紀小言沒有見過,那很正常!

    “是這樣嗎?”紀小言卻是有些懷疑地看向那位亡靈族的長老,想了想問道:“那長老會這亡靈狀態嗎?能展示給我看一下嗎?”

    “我這狀態的感覺還不算很熟練!”那位亡靈族的長老一聽紀小言的這話,卻是頓時顯得有些尷尬了起來,忍不住抓了抓腦袋,帶著幾分苦笑地說道:“如今我最多也就能堅持一兩秒,這亡靈狀態的修煉還是要靠著天分的!”

    “那長老的意思是,弗里斯曼如今是很有天分,所以才能變成這樣的?”紀小言想了想,只能暫時認可這樣的說辭來詢問,看著那位亡靈族的長老頓時也是皺緊了眉頭來,這才繼續說道:“弗里斯曼是亡靈族的原住民,但是他卻是個冰系的法師!要是真論起來的話,說弗里斯曼不是你們亡靈族的原住民,那也是說的過去的!可是如今長老卻是說他的天分超越了你,直接變成了這亡靈狀態長老覺得這個可能性,有嗎?”

    “大概,有吧!”那位亡靈族的長老卻是猶豫地想了想,對著紀小言說道:“其實這些事情誰也說不清楚的!紀城主大人您想想看,這弗里斯曼可是我們亡靈族的原住民,怎么就能變成了冰系的法師呢?這其中也是有什么我們都不知道的緣由在的!興許,這些就是主神大人的安排啊!如今弗里斯曼在冰系法術上有了進步,自然在我們亡靈族的身份上面,也得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這也是能說的過去的,不是嗎?”

    反正總結一句話,就是弗里斯曼有天分,就是很厲害地變成了他們亡靈族這所謂的亡靈狀態,然后蹲在這屋子的墻角,讓所有人都看不見了!

    “好吧,長老!我就當你說的都是真的,那么現在這個樣子,我們要怎么才能把弗里斯曼給叫出來呢?他如果一直維持你說的這種亡靈狀態,肯定也是會出事的吧?”紀小言皺著眉頭,望著那位亡靈族的長老問道,卻是看著他搖了搖頭,倒是一臉無所謂地笑了起來。

    “紀城主大人,這怎么可能嘛!弗里斯曼現在就是變成了我們亡靈族原住民們正常的狀態,怎么可能對他的身體造成什么傷害呢?”

    “如果只是你們亡靈族的原住民變成這樣的狀態,肯定是沒有什么問題的。可是弗里斯曼不一樣啊!他這樣的狀態是需要他的法力支持的!還有屋外的那些冰塊都是需要法力維持,可是他的法力都是來源于他吃東西的!如今他這樣隱身起來,肯定不可能吃東西補充,那么,他這法力靠什么支持的?是不是,靠著他的生命?長老可有想過這個?”紀小言卻是一臉的嚴肅之色,對著那位亡靈族的長老說道。

    那位亡靈族長老倒是沒有想到這些,聽到紀小言的這話后,頓時整個人便愣住了,好幾秒后這才像是反應過來一般,對著紀小言點了點頭后說道:“紀城主大人這話倒是有那么幾分道理的!平時弗里斯曼就一直都很喜歡吃這只要不吃東西,就整個人像是要死了一樣!如今這狀態要是真的什么都沒有吃的話,那他可是堅持不了太久的啊”

    紀小言頓時也忍不住擔心了起來,卻是聽著那位亡靈族的長老又繼續說道:“可是,紀城主大人,這弗里斯曼趕在屋子里的時間已經很久了吧?如果他真的扛不住的話,早就應該出事了啊!如今看起來,他這法力可是還挺充沛的嘛!不然,這屋外的冰塊,怕也是不能恢復的啊!”

    這話,倒是讓紀小言又愣住了。

    “不管是什么樣子的,我覺得我們還是盡快把弗里斯曼給叫醒比較穩妥,長老覺得如何?”紀小言深吸了一口氣,倒是看著那位亡靈族的長老建議道,看著他似乎有些猶豫,趕緊開口:“就算是弗里斯曼現在看起來法力充沛,倒是這戛戛在外面一直都破壞著冰塊的!這些冰塊要恢復都需要消耗更多的法力,這肯定會讓弗里斯曼的法力越來越少的始終是個隱患不是?把弗里斯曼給叫醒了,至少能保證他的安全,順便問問看,他到底是如何變成現在這種亡靈族狀態的這一點,長老你就不好奇嗎?”

    好奇?那自然是好奇無比的啊!

    那位亡靈族長老的雙眼頓時一亮,倒是有些意動了!想想看啊,他這都多大的年紀了,這才總算是摸著一點亡靈狀態的大門了,這弗里斯曼才多大點年紀就能這樣,這要說其中沒有點什么竅門,這位亡靈族的長老怎么可能相信啊?

    所以,想知道這其中的奧妙,自然是要讓弗里斯曼醒過來的!這要是他不醒,萬一出事了,對他們亡靈族來說,也是沒有好處的啊!

    “那我試試,看看能不能叫醒他!”于是,那位亡靈族的長老果斷地便做出了選擇來,幾步走到了弗里斯曼隱身的地方,朝著周圍都看了眼,示意了紀小言退后不要看之后,這便從包裹里掏出了些東西開始折騰,倒是繞著那個角落放了一圈,這才開始念叨起了弗里斯曼的名字來。

    這一次,紀小言是聽清楚了的!

    悄悄地扭頭回望了幾眼,看著那位亡靈族的長老就只是坐在地上一個勁地念叨,倒是也沒有其他的動作,紀小言卻是忍不住有些郁悶地吐了一口氣,想了想干脆正大光明地盯著看了!反正那亡靈族的長老都是背對著她的不是?

    本以為那位亡靈族長老這樣的舉動多半也就是做做樣子,什么都不可能搞出名堂來的!可是紀小言卻是沒有想到,很快她卻是真的看見一個模模糊糊的影子出現在了那位亡靈族長老的面前,毫無疑問的,就是弗里斯曼的樣子。

    他真的就在哪里!

    而且,她還去摸過了,上上下下都用手去摸過的,那個角落真的是什么都沒有的!而弗里斯曼就在哪里!

    這亡靈族的亡靈狀態,倒是真的很厲害啊!

    紀小言看著弗里斯曼盤坐在地上的影子越來越清晰,整個人也是忍不住對于這亡靈族的本事有些驚訝了!這要是真如哪位亡靈族長老說的,他們亡靈族的原住民們都能保持這樣的徹底隱身狀態去攻擊別人,那絕對是比頂尖的刺客都更無影無蹤的啊!

    想想看,原住民們就站在哪里,周圍都是重兵保護,可是突然一下,這被保護的人就死在了所有人的面前,這事情難道不令人震驚,也不令人覺得玄妙嗎?

    這亡靈族的原住民們要是全部都能做到這樣的話,那這游戲大陸,他們都可以稱霸了啊!想到這些,紀小言突然有種自己以前小看了這些亡靈族的感覺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产业基金配资 三平加减下期特肖记录 东方6十1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公司中承优配 河南11选五开奖号码 排列7开奖查询 腾讯分分彩合法吗 2017年期货配资平台排行 重庆百变王牌一天多少期 期货配资联系久联优配 中国体育彩票幸运赛车 地产基金配资比例 安徽省十一选五 广西体彩十一选5一定牛 幸运农场8个全中多少钱 青海快3走势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