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王者再戰 > 第1539章 末盤
    “——呼。”

    狂風的吹過成為了之后的場上唯一出現的聲音,仿佛落針可聞的景象隨后也被一聲低沉的嘆息所打破,渾身上下依舊包裹著白色氣息的白發女子隨后才帶著輕盈的腳步落在了河畔的旁邊,順手將沾染在自己白色短劍上的絲絲鮮血甩到了遠方:“這樣應該……就算結束了吧。”

    “這……怎么……會……”

    驟然升起在河岸兩旁的喧囂聲與震驚聲里,屬于什脫那不可置信的聲音終于轉換成了爆發的大喊:“怎么可能!區區一個弱小的冒險者——”

    “弱小的冒險者?”

    河水中央的什龍沿著噴濺的鮮血倒下的景象中,雪靈幻冰面色嚴肅地沉下了自己的眼神:“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你們還認為我是一名弱小的冒險者?”

    “井底之蛙!”

    她重重地一揮手,手臂上的白色盾牌在河畔邊劃出了一道沉重的弧線,屬于巴羅河的半邊河水隨后也伴著她的這記盾牌的揮擊所帶起的氣浪而掀起了大片的浪花,帶著足以覆蓋所有其他聲音的轟然聲響向著河畔的下游沖了出去。察覺到了夾雜在這些水浪中的一支同樣被掀飛開來的箭矢,站在那蘇族陣營一方的蘇爾圖抱著雙臂暗自點了點自己的頭,緩慢前行的步伐隨后也帶著這名綁著頭帶的魁梧身軀隱約擋在了雪靈幻冰的身前,視線也逐漸穿透了眼前正在緩慢恢復正常的大片洶涌的河水:“不要再搞那些小動作了,這對真正的強者來說沒有任何作用。”

    “你們就老老實實地承認自己的輕敵,然后老老實實地認輸吧。”他的嘴角顯露出了一抹微笑,翹起的嘴角也終于出現了幾分嘲諷的意味:“或者你們想要無視決斗的規則,在這里與我們那蘇族一決勝負?”

    “咕唔……可惡!”

    緊緊地攥緊了自己的拳頭,盡力忍耐著自己怒氣的什脫終究還是沒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他邁著更加沉重的步伐穿過了正在議論紛紛的不安人群,再一次來到了先前曾經與之談論過的那名老者的面前:“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又一次失敗了?”

    “……”

    “你們……該不會……”望著矗立在原地的老者依舊沉默不語的樣子,什脫那鐵青的面色也隨之變得更加嚴重:“你們該不會也沒有料到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吧?沒有預料到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命運的確沒有揭示出這樣的結果。”終于聲音低沉地發出了自己的聲音,那面目無法分辨的老者將頭低得更深了:“不過經過了連續兩次相同的狀況,我倒是對原因有了一些推測。”

    “一切都是因為那些冒險者而生。”

    他招了招手,像是在對著某個方向暗中打了什么手勢一樣地來回舞動了兩下,然后在潛伏在那什族里的某個弓箭手暗中消失的景象里,轉身向著什脫所在的方向低聲說道:“那些冒險者的存在打亂了既定的命運,使命運的絲線纏繞成了全新的形狀。”

    “你剛才不是還說過,既定的命運不會輕易被改變嗎?”什脫的話語中帶著不可抑制的怒火:“我們那什族的人這段時間以來也一直在按照你們的預言在行動,我們甚至接受了這場本不應該由我們接受的挑戰!現在走到了這一步——”

    “先不要著急,什脫閣下。”用低沉的話音打斷了對方的話,披著黑衣的老人形如枯槁的手臂也隨著他舉起的動作而微微顯露出了少許:“即便如此,洪流也并未因為這幾個冒險者的出現而有所改變,只要將此間的戰斗繼續維持下去,最后的勝利依舊會屬于我們。”

    “你應該明白我在說的是什么,對吧。”隱藏在兜帽之下的雙眼漸漸顯露出了一抹晦澀的精光,老人話音中帶上了幾分莫名的笑意:“盡量吸引他們的注意力,讓他們沉溺在這場虛妄的戰斗當中,也不失為是你現在所能做出的一種貢獻呢。”

    “但是我想取得勝利!”沖著對方揮了揮自己的拳頭,什脫咬牙切齒地說道:“那什族的勇士不允許獲得失敗!我帶著族人們參與這場儀式,也不是為了被敵人們打個落花流水而來的!必須為先前所承受的失利雪恥!”

    “不要被兩場連續的失利沖昏自己的頭腦,什脫。”老者動作緩慢地搖了搖自己的頭:“即使是連續失敗,比分現在也只是二對二而已,我方并沒有落于下風呢。”

    “……你說得對,我也不應該一直沉溺在所謂的命運當中。”咬了咬自己的牙齒,什脫轉向前方的目光也逐漸變得堅定:“我不會再聽你們那些所謂的預言與指示了,我要用自己的辦法取得勝利。”

    “或許你可以不聽從命運的指示,但你應該聽從我的勸告。”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老者用深重的話音回答道:“至少你應該將重點放在那些冒險者的身上。”

    “不把他們解決的話,你將面對的威脅將會變得越來越大呢。”

    順著他此時的話音與暗中遞出的窺視眼神,若有若無的視線也開始由那什族正在騷動不已的成員們轉移到了河畔對岸的段青等人身上,同樣沒有繼續與那些那蘇族族人們混在一起的他們此時也同樣聚攏在一起,重新開始了新一輪的戰術討論:“好了,對方應該開始將我們設為真正的目標了。”

    “畢竟是從我們冒險者開始上場之后,形勢才開始發生了轉變的,不把我們當成真正的對手,他們的腦子絕對是出了問題才對。”

    “那么我們是不是也該將我們真正的本事拿出來了?在最后的決勝場上好好表現一番?”

    “得了吧,你以為你是誰,真的有我們家團長那樣強大的實力不成……嘿,說曹操曹操就回來了。”

    分開的那蘇族人群后方逐漸呈現出來的空檔間,屬于雪靈幻冰的身影緩緩地從河畔的邊緣顯現,提著單手劍與盾牌的她隨后也在眾人想要歡呼慶祝卻又不敢走上前來的夾道里越過了他們的視線,那回到隊伍當中的腳步也變得越來越緩慢了:“我回來了。”

    “贏得漂亮。”回答她的則是屬于段青的鼓勵動作:“最后的震懾也很棒,成功地嚇住了他們所有人。”

    “只是龍之力的效果還沒有消失罷了,順便就展示了一把。”沖著對方示意了一下自己的盾牌,雪靈幻冰也顯露出了一抹虛弱的微笑:“若是他們稍微晚一點再發動那樣的偷襲,我說不定就真的要跟你們說再見了呢。”

    “先休息一下吧。”察覺到了雪靈幻冰此時搖搖欲墜的樣子,段青急忙不動聲色地扶著對方緩緩坐在了河畔邊的地面上:“精神高強度集中的戰斗對體力的消耗確實很大,但的確也是可以提供戰斗經驗的最有效方式了。”

    “那是個最合適的對手。”向著自己手中的白色劍身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雪靈幻冰的眼中隨后也浮現出了深以為然的感覺:“能夠在這樣的時刻,通過這樣的對手來鍛煉自己,也算是我的一種幸運了吧。”

    “你能這么想就好。”向著遠方正在發出騷亂的方向望了一眼,段青聲音低沉地回答道:“如果還有下一次,你一定能比現在更輕松地戰勝那個敵人的。”

    “抱歉,沒有如我之前所說好的那樣保存自我。”歪了歪自己的腦袋,雪靈幻冰那略顯無力的身軀也隱約靠在了段青的身上:“若是還有什么意外發生的話……”

    “放心,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好了。”將另一瓶魔法治療藥水塞到了對方的懷中,段青聲音溫柔地回答道:“如果真的出現什么你所擔憂的意外發生的話,我們也一定能夠應付過來的。”

    “咳咳,咳咳。”有些尷尬地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屬于格德邁恩的聲音隨后也響起在了眾人的耳邊:“那么就讓我們先應付一下眼前的問題吧,畢竟下一場可是決勝場啊。”

    “雖然不知道對方還會耍什么花招,但我們剩下的人選已經不多。”依舊是躺在地上被包扎起來的重傷模樣,名為百步無雙的弓箭手也板起了自己一本正經的面色:“再加上對方應該已經重視起來的現在,這最后一場戰斗的難度明顯還會繼續上升。”

    “不就是一場最終決戰而已嘛!你們不要有這么大的壓力。”一臉自得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朝日東升隨后向著眾人伸出了自己的獨臂:“若是你們害怕最后這一場打不好的話,放我上去試一試也不是不可以的嘛。”

    “不,我可不想這場好不容易爭取到現在的大好局面被這么簡單地葬送。”用力地敲打著自己的盾牌,格德邁恩隨后也露出了自己的笑臉:“所以不管怎么想,我們現在剩下的能上場的人應該也只有我了吧?”

    “喂喂,你們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段青卻是忽然擺出了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我也是可以上場的人選之一啊,這最后一場戰斗,怎么說也應該輪到我來耍帥了才對——”

    “你?你還是算了吧。”上下打量了一番灰袍魔法師依舊吊著斷臂的打扮,格德邁恩斜著眼睛望著段青的臉:“而且剛才你不是拒絕了出戰了嗎?還說自己是重傷員之類的……”

    “我可是魔法師,斷掉一臂之類的傷勢其實對我的戰力影響不是很大。”擺了擺自己完好無損的左手,段青隨后指了指河畔對岸的那什族陣營:“而且按照先前我們所設計好的一切,對方比較棘手的敵人已經被我們提前安排掉了,剩下的那些歪瓜裂棗,怎么說我也能應付得過來吧?”

    “那也不行,你上場的風險太大。”一臉不相信地擺了擺自己的手,格德邁恩斜著眼睛望著對方的臉:“考慮到對方可能使用的陰險招數或者陰謀詭計,這場戰斗怎么說都應該由我這個盾戰士來應付才——”

    “不要吵了,你們兩個。”

    突兀的話音隨后插入到了幾個人的爭吵當中,與之相伴的還有幾乎從未說話的夢竹忽然顯現在眾人一旁的側臉:“再吵下去也沒有什么意義。”

    “怎么,你也想上場了?”瞧了瞧對方的模樣,段青隨后也露出了一臉揶揄的笑意:“看了剛才令人熱血沸騰的兩場戰斗,你也想上去展露一下自己的鋒芒?”

    “我才沒有那么閑。”迅速轉過了自己的頭,夢竹隨后也將話音朝向了遠方的河畔:“我要提醒你們的是——這場最后的戰斗可能與你們都沒有什么關系了。”

    “……什么?”

    依舊還在進行的戰術討論陡然停滯了一秒鐘,隨后爆發開來的則是眾人齊齊站起身來的時候所發出的驚叫,屬于蘇爾圖的身影此時也越過了他們投遞而出的視線,跨過那蘇族的陣營逐漸走向了河畔的前方:“看來你與我想到一起了呢。”

    “沒錯。”點了點自己的頭,同樣走出了人群的什脫高大的身軀隨后也在巴羅河對岸的邊緣處顯現:“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讓誰上場我都不會放心,所以干脆就由我自己來好了。”

    “雖然違背了先前我答應那幾個冒險者的話,不過我在剛才的時候也許下了另一個承諾。”向著身后段青等人所在的方向點了點頭,再度轉過身來的蘇爾圖臉上也盡是一副嚴肅的表情:“只要能打到最后的決戰,我自然會如你們所愿地上場出手。”

    “現在是兌現這個承諾的時候。”

    由白色繃帶所組成的頭帶在自己的額頭邊高高飄揚,抱著雙手的他隨后一步重新踏入了河水的范圍之內:“這可是我們那蘇族所發起的決斗儀式,我們也不好意思總靠著外來者們的援手。”

    “以部族的榮耀為誓,我會親手守護那蘇族的未來。”

    他甩開了自己的雙臂,用擺開的戰斗姿勢沖著正在蠢蠢欲動的對面宣告道。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新疆体彩11选5彩票控 广西十一选五怎么玩 涨停股票公式 湖北快3开奖今天开奖结果 手机炒股的弊端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河南 中国福利彩票上海天天彩选4 排列五中奖规则及奖金 北京十一选五怎么玩 北京快中彩中奖规则 北京pk10计划软件 精准 河南22选5号码间隔 广东十一选五预测神器 澳洲快乐8任七计划 股票配资网站排名 江西快3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