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玄幻小說 > 女帝的神級星卡師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洛風審視著大蛇丸的技能。

    他來了,他來了,他帶著御蛇技能走來了!

    這個技能,與哪吒的【屠龍者】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只不過,【屠龍者】是有一定概率斬殺一張星獸或星卡。

    而【御蛇】,則是有概率直接控制一張星獸或星卡。

    誠然,這里的20%概率,指的是同境界的星卡或者星獸,如果存在境界差的話,那么概率便會相應地增高或者削弱。

    “不枉我寫了這么久,搜索枯腸,苦心孤詣,絞盡腦汁,你終于出來了。”

    洛風擦了一把額頭汗珠,對此頗為滿意,這就是天道酬勤。

    他繼續朝下看。

    【潛影蛇手】,攻擊技,而且是大蛇丸唯一的攻擊技。

    【五行封印】,是個短暫的封印技,能夠封印住敵方的星氣,也就是說,對方在五分鐘內,都無法使用星氣。

    眾所周知,絕大部分的星卡技能,都是需要消耗星氣值的,如果封印了星氣,等于短時間內,變成一個白板超級兵。

    只能靠普攻。

    對于戰士,或者射手來說,影響或許不是太大,因為這樣的星卡,主要都是靠普攻打傷害的。

    但對于脆皮法師來說,無法使用技能,是極為致命的。

    【八岐之術】,類似于漩渦忍蛙的【九尾妖狐】。

    【三重羅生門】,防御術。

    洛風繼續朝下看,而當看到【替身忍術】時,眼前驟然一亮。

    這和韓信的【四面楚歌】一樣,給他帶來了新概念。

    從星卡師的卡池中,召喚一張星卡,替他作戰。

    所謂卡池,指的應該是他擁有的所有星卡。

    也就是說,在賽場比賽時,將場外自己一張星卡拉進場,替自己戰斗。

    比如當遇到致命傷害時,將仇人法海召喚出來擋刀子。

    【轉生之術】,限定技,分為兩層。

    第一層,當大蛇丸陣亡時,借著場上血量最低的一張星卡,進行轉生。

    如果是己方星卡的話,一換一,不虧。

    如果這張星卡是敵方星卡的話,那不就等于大蛇丸復活的同時,順便斬殺了敵方一張星卡?

    第二層,場上每陣亡一張敵方星卡,大蛇丸收集他們的遺體,每收集一個遺體,便可讓場上一張星卡復活。

    這個技能,類似于章魚哥的【借尸還魂】,只不過,章魚哥是要抹殺敵方的靈魂,限制有些大。

    而且,章魚哥只能復活一個。

    大蛇丸的【轉生之術】,對比之下,無疑是靈活許多。

    通篇看下來,洛風覺得,如果用一個字形容大蛇丸的話,那就是茍。

    保命技能SSS。

    可以說,他幾乎所有技能,都是用來保命的。

    【三重羅生門】,你打我,我擋。

    【五行封印】,你敢打我,我封你星氣哦。

    【替身忍術】,你打我,我叫兄弟來搞你。

    【八岐之術】,你打我,我變成大蛇,看你能不能打得動。

    【轉生之術】,你打死我了,沒想到吧,我又復活了!

    什么,你不打我了,打死我隊友了?

    沒事,只要我活著,隊友死了也能復活!

    看著最后的簡介,洛風覺得嘴角一扯,轉生之術都被你搞出來了,然后你告訴我你相信科學?

    洛風搖了搖頭,將大蛇丸收回,心中喃喃:“蛇叔啊蛇叔,明天拜托了。”

    如果蛇叔能將令蛇人族之患解決,那武凌天如果依然質疑星卡威能的話,那可就真的有點腦癱了。

    翌日。

    天光乍破。

    在武盈的安排下,洛風四人,用完早餐之后,便直奔城主府,去見武凌天。

    城主府,矗立在武王城中央,這無疑是整個城市中防衛最森嚴的地方。

    眾人徑直走進城主府,在穿過一條條走廊庭院后,最終進入了主府。

    在那大廳之中,一名男子端端地坐在那里,他一身黑袍,略顯瘦削,眉宇間,縈繞著淡淡的憂愁。

    他僅僅是坐在那里,便有一股兇悍的氣勢散發出來,令得洛風四人,皆是感受到一股壓迫感。

    顯然,是個高階星斗士。

    此人,正是武王城城主-武凌天。

    六星大斗師。

    “爹,他們來了。”武盈看向武凌天,道。

    武凌天抬起頭,淡淡地看了眾人一眼,微微頷首,道:“諸位能夠親臨我武王城,倒是讓武某蓬蓽生輝、受寵若驚啊。”

    韓湘笑道:“此番前來,能夠一睹城主之姿,倒也是不虛此行了。”

    “來看我?”武凌天冷哼一聲,道:“我看,你們是來耀武揚威的吧。”

    他眼目微垂,輕輕摩挲著手中茶杯,淡淡道:“昨天的事,我已知曉,你們星卡師,還真是厲害呢。”

    眾人面面相覷,皆是有些尷尬,這家伙,老陰陽人了。

    難頂。

    韓湘熱臉貼上冷腰下的位置,頓時有些尷尬,心中怒罵,你他娘的,給你臉了是吧?

    頭一回舔人,就遇到這個下場,果然舔狗不得房子。

    “爹。”武盈走了過去,拽了拽他的手,故作慍怒道:“爹,我知道您近日心情不好,可是您也不能發泄在客人身上啊,他們是無辜的。”

    而就在此刻,韓湘霍然起身,對著武凌天拱手抱拳,道:“城主心中所憂,應該是那美杜莎蛇人一族吧?”

    武凌天眼皮微抬,道:“閣下既出此言,莫非有什么好辦法嗎?”

    韓湘想了想,道:“這倒的確是個麻煩,不過對于星卡師來說,卻也并非沒有辦法。”

    “此事不難,韓湘愿替城主擺平此事。”

    武凌天聞言一怔,道:“你的辦法是什么?”

    “打。”韓湘負手而立,眼目微垂,道:“只要將它們全都殺了,那星炎稻,不是自然能夠讓武王城接管嗎?”

    武凌天皺眉,道:“那蛇人族勢力可不小,首領還是一個六星超星獸,若是能打,我早就打了,又豈會拖到現在?”

    “如果真是開戰,必然是兩敗俱傷的局面,這樣的損失,我武王城可承受不起。”

    “六星超星獸么…”韓湘眼神閃爍,然后笑道:“無須武王城的星斗士出場,僅憑咱們這些星卡師,便可完成這項任務。”

    瞧著韓湘臉上流露出的自信與從容,洛武凌天怔了怔,神色頗為意動,他沉默了片刻,道:

    “若你們真能替我解決這蛇人族之急,那倒也證明了星卡師的強大。”

    “我會考慮將星卡之道在武王城推行而開的。”

    聽得此言,韓湘臉色微喜,道:“城主放心,在下定當不辱使命。”

    望著自告奮勇的韓湘,楚蔓與呂小婉面面相覷,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待走出城主府后,呂小婉看向韓湘,好奇地問道:“你的計劃是什么?”

    韓湘神色睥睨,道:“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只要我將那頭六星超星獸干掉了,那一切不都塵埃落定了嗎?”

    呂小婉俏眉微蹙,道:“你現在不過是四星后期,想要解決六星超星獸,恐怕沒那么容易吧?”

    “我又不是尋常的四星卡師。”韓湘道。

    洛風含笑道:“既然如此,那我等便在此恭候韓湘統領的佳音了。”

    韓湘聞言微怔,道:“你不和我一起去?”

    洛風皺眉,一臉疑惑地看著他,道:“為什么要跟你一起去?”

    韓湘:“?”

    “這個方案是你提出來的,且不說冒著極大的風險,即便成功了,武凌天也只會認可你,即便星卡之道真的推行開來,這個功勞還算在你頭上,所以,我圖什么?”洛風冷冷質問道。

    “洛風統領,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斤斤計較的人。”韓湘眼神淡漠,微感詫異,道:“所謂的星源祭名額,不過是附帶的獎賞,我們最重要的,便是將星卡之道推行而開。”

    “只要能將星卡之道在武王城推行,那便是造福眾生,至于最后誰獲得星源祭名額,又有什么關系呢?”

    他搖了搖頭,似是有些失望地道:“你現在已經是一郡統領了,能不能有點格局?”

    “哦?”洛風眼神遽然變得鋒銳起來,道:“既然韓湘統領如此有格局,那直接放棄競爭星源祭,把機會留給我們這些后浪如何?”

    韓湘一時語噻,神色陰晴不定,他看向呂小婉,道:“小婉,你呢?”

    呂小婉眉尖微蹙,道:“我覺得此舉太冒險了些。”

    “沒有你們,我照樣能夠滅掉蛇人族!”韓湘冷哼一聲,率領麾下的一眾星卡師,朝著遠方山脈呼嘯而去。

    洛風眼神閃爍,如果韓湘真的成功了,那他倒也服氣,星源祭名額讓了就讓了。

    只是,蛇本就是擅長隱匿偷襲的行家,你想用同樣的方式殺掉蛇王,是不是有些想多了?

    呂小婉柳眉微蹙,道:“但愿他能成功吧。”

    于是,在韓湘一行人離開后,其他人則是在城主府中靜靜地坐著,等待著韓湘的消息。

    一個時辰后。

    有名黑甲侍從沖進城主府,道:“報,韓湘一行人回來了!”

    “什么?!”

    此言一出,武凌天瞳孔微縮,眼中流露出濃濃的震撼,道:“這么快就解決了?!”

    “速速打開城主門,我要親自出城相迎!”

    武盈洛風等人也是有些不明覺厲,緊隨其后,前去一探究竟。

    城門之外,眾人目光投去,視線所及之處,韓湘的身形,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武凌天微感訝然,感嘆道:“沒想到星卡師居然這般厲害,看來以前倒是我眼拙了。”

    洛風觀察著韓湘的身影,看著看著,瞳孔漸漸縮了起來。

    因為他忽然發現,韓湘的狀態并不好,身下坐騎飛的也有些紊亂,看起來并不像一個載譽而歸的凱旋者,而更像是…被打回來的。

    “救…救命!”

    與此同時,韓湘那聲嘶力竭的求救聲,此刻猛然響徹而起。

    聽得此言,武凌天臉上的欣賞之意,驟然消失。

    轟隆隆…

    而就在此刻,有著大地顫抖的聲音,猛然自遠方傳來。

    眾人目光投去,只見下一刻,密密麻麻的蛇尾人身的怪物,自山脈中洶涌而出,朝著韓湘追來。

    而韓湘是朝著武王城的城門跑的,

    于是,蛇人族大軍,直奔武王城而來。

    “這…刺殺失敗了?!”武凌天額頭青筋狠狠涌動,面露慍色,忍不住地憤怒咆哮道:“你他娘的,你失敗了就朝別的地方跑啊,你朝我們武王城跑作甚?”

    在無數駭然目光注視下,蛇人族大軍愈發靠近,最后停留在武王城數里之外,黑壓壓的陣勢,看上去極具壓迫感。

    殺伐的氣息,彌漫而開。

    無數人膽戰心驚地望著這一幕,蛇人族的勢力,雖然較之武王城有差距,可那也差不了太多啊!

    與此同時,韓湘等人跑進城中,他們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城主,抱歉,出了點差錯…”韓湘低著頭,硬著頭皮說道。

    武凌天冷冷地看了韓湘一眼,雖然沒有說什么,但那放在城墻上的手掌,卻是將磚石都捏碎出了一道裂痕。

    望著那黑壓壓的蛇人族大軍,武盈也是驚得花容失色,喃喃道:“父王,現…現在該怎么辦?!”

    “傳令下去,準備作戰。”

    在那眾多蛇人之前,是蛇王-美杜莎女王,她的嬌軀玲瓏有致,青絲揮灑而下,發尖抵達了那纖細蛇腰,蛇尾輕輕擺動,一股野性妖嬈,異域風情席卷而開,讓人欲罷不能。

    “果然妖化娘都很嫵媚啊。”洛風暗暗驚嘆。

    不過,眼前的美杜莎女王,顯然是沒有進化完全的,看上去獸性很足,不像慕青鸞,已經完全將人的外觀與妖的嫵媚,完美融合在一起。

    “我原以為你信誓旦旦,是因為星卡師有著不為人知的獨特之處,如今看來,真是讓人失望。”武凌天盯著遠方的蛇人族,冷冷道。

    此言一出,不只是韓湘,所有星卡師,臉上都仿佛被扇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痛。

    誠然,韓湘這波偷雞不成蝕把米,連帶著他們所有星卡師都丟了臉。

    “諸位,如今已經到了我等以命搏命之時了。”武盈握緊長槍,道。

    “愿以從身,守我武王城!”

    在其身后,無數星斗士異口同聲,慷慨激昂的聲音,響徹在天地之間。

    “等等,先別激動。”

    而就在眾人準備沖出城大殺特殺時,洛風一步踏出,他沖著武凌天一笑,道:“我覺得,情況或許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糟。”

    “哦,難道閣下還有什么高見嗎?”武凌天冷冷道,他本就對星卡師沒有好感,如今經過了韓湘的前車之鑒,他已經徹底反感,不愿意再相信星卡師。

    “爹,洛風和韓湘不一樣。”武盈道,在先前演武場上,她已經看得出來,韓湘雖然境界比洛風高,但后者卻比前者靠譜很多。

    洛風輕輕摩挲星戒,拿出一張星卡,心中暗道:

    “蛇叔,拜托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玩秒速赛车五码技巧 安徽快三计划 黑龙江p62今天开奖结果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 湖北快3玩法及中奖规则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辽宁省快乐12图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开讲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任四遗漏 11214期博彩老头 快乐扑克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信达赢配资 黑龙江36选7中奖规则表 牛彩网福彩3d图谜总汇九 股指期货配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