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都市小說 > 箏愛一心人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重逢
    白荷領著兩個孩子先行下了車,覃小津開著車上了水泥坡路自去尋找納涼停車的位置。

    白如新和明月女士看著白荷又看看兩個孩子,覃浪花卻先開口問道:“媽媽,他們是姥姥姥爺嗎?”

    白荷“嗯”了一聲,覃浪花便放開她的手蹦蹦跳跳跑了過去,嘴里甜甜喊著:“是我的親姥姥親姥爺嗎?”覃浪花撲進明月女士懷中,明月女士還在愣愣。

    “抱一抱啊。”白如新張著手卻接了個空,只能催促明月女士。

    明月女士回神抱起覃浪花:“你……你是劉浪花?”

    “姥姥,我叫覃浪花。”覃浪花自來熟抱著明月女士脖子親她的臉頰,“你就是我的姥姥啊!親姥姥啊!姥姥,你是我見過的姥姥里面長得最漂亮的姥姥——”

    明月女士正在腦海里捋不清楚:劉浪花、覃浪花、覃小津,所以——覃浪花的彩虹屁就拉回了她亂哄哄的思緒。

    一旁,白如新已經笑了起來,清瘦高挑的農村漢子一笑,滿臉老實憨厚的皺紋。

    被白如新一笑,明月女士也笑了,她抱著覃浪花問:“你還有其他姥姥嗎?”

    “之前我沒有姥姥,現在我有一個姥姥了。”覃浪花雙手抱著明月女士的脖子,笑容燦爛看著明月女士的臉。

    “所以我長得最漂亮是和自己比嗎?”明月女士哈哈笑著。

    覃浪花一本正經回答:“可是我見過其他小朋友的姥姥啊,幼兒園有好多小朋友,好多姥姥呢,我姥姥是所有姥姥里面長得最漂亮的!”

    覃浪花稚聲稚氣,明月女士和白如新都爆發出笑容,就連不遠處一直很嚴肅的白荷都忍不住笑了。

    唉,覃浪花這個馬屁精!

    白荷手邊覃浪卻顯得很落魄,妹妹永遠這么討人喜歡,就連印象中那么不近人情的姥姥都這么喜歡她,覃浪羨慕得要哭了。

    “你是劉——覃浪?”終于有個人注意到他,是姥爺。

    白如新走到覃浪跟前,彎身問道。

    覃浪放開白荷的手,恭恭敬敬給白如新鞠了個躬,“姥爺好。”

    “長高了,長大了……”白如新聲音有些顫抖,激動帶了些哭腔。

    “姥爺好。”覃浪本來想說“姥爺還是那么年輕,一點兒都沒有變老”,但是他實在說不出口,妹妹怎么做到的?那么多漂亮的好聽話張口就來。

    明月女士也走了過來,手里還抱著覃浪花。目前為止世界上對她說話最好聽的人就只有覃浪花了,明月女士心花怒放,看著外孫女分外順眼,所以一直抱著不舍放下。

    她看著覃浪,問白荷:“這是浪浪?”

    白荷點點頭,拍拍覃浪的肩,覃浪忙給明月女士鞠躬:“姥姥好。”

    明月女士還沒來得及反應,覃浪花就掙扎著下了地,“我也還沒有給姥姥姥爺鞠躬呢!我也得給姥姥姥爺鞠躬。”

    她跑到覃浪身邊,拉住覃浪的手,帶著覃浪一起給白如新和明月女士鞠躬,整整齊齊的兄妹倆讓白如新眼里閃爍淚花,也讓明月女士有些傷感。

    真沒想到女兒能好好地回來,帶著一雙外孫,齊齊整整回來,做夢也沒有想到。

    覃浪花又過去一邊拉著明月女士一邊拉著白如新,嘴里說著:“姥姥姥爺我們還是回家吧,這里太熱了,姥姥姥爺都出汗了,趕緊回家涼快去。”

    “好,回家回家!”明月女士又被覃浪花成功吸引了注意力,“姥姥抱你回家去。”

    覃浪花卻不讓:“姥姥抱著我會很累的。”

    “哎喲,”明月女士叫起來,看向白如新,“你聽聽你聽聽,我這個外孫女都懂得心疼我啊,比你強多了!”

    白如新原本笑著,被明月女士一擠兌,瞬間不笑了。

    明月女士又擠兌道:“比她媽也強多了。”

    好了,白荷也不笑了,拉著覃浪慢悠悠跟在后頭,心里老大不痛快。明月女士喜歡挖苦別人的臭毛病一輩子都改不了。

    看著三個人手拉手向前走的背影,覃浪拉住白荷的手,心里想的卻是:妹妹太會拍馬屁了,比不了比不了!

    覃小津停好車,站在樹下等著,終于看到幾人從水泥破路上走上來,他向大家揮手,覃浪花則興奮指著他對明月女士說道:“姥姥你看,那是我爸爸——”

    覃浪花言語里都是驕傲,明月女士卻是和白如新互視一眼,心底里一時涌起許多顧慮。

    白描從鐵門里走出來,他身旁還跟著一個年齡相仿的年輕女孩,覃小津看見他們便招呼他們一起去后備箱搬行李。

    除了箱子,還有一袋袋的禮品盒子,明月女士扭過頭對白荷笑容可掬說道:“哎呀,上一次來已經帶了夠多的了,這一次來怎么又提這么多,以后不要帶這么多禮物來了,人來就好。”

    明月女士客氣話一堆,白荷笑笑,“媽你高興就好。”說著領著覃浪徑自進了鐵門。

    大家都進了鐵門,明月女士卻拉著覃浪花沒有進去,等所有人進了鐵門穿過院子進了屋子,明月女士立即蹲身對覃浪花說道:“你覃叔叔——”

    覃浪花立即糾正她:“姥姥,他是我爸爸。”

    明月女士撇撇嘴:“好吧,你這個爸爸對你好,還是你之前的爸爸對你好?”

    覃浪花奇怪看著明月女士:“姥姥,我只有這一個爸爸啊,他對我可好了,他每天睡覺前都給講故事,還會每天給我做飯吃,雖然他做的飯菜不如常叔叔做的飯菜好吃,但也是爸爸愛我的心意啊!”

    明月女士想到覃浪花很小的時候白荷就和劉崢嶸離婚了,爾后父女就沒有見過面,她的確不知道劉崢嶸的存在。

    聽到覃浪花口里提到“常叔叔”,明月女士好奇問道:“誰是常叔叔?”

    “就是我爸爸的生活助理啊,也是我爸爸的保鏢,他每天都做飯給我爸爸吃,我爸爸要拿什么東西都讓他拿,他還會功夫,如果我爸爸遇到危險,他就能把壞人打跑,常叔叔煮的飯菜太好吃了……”

    明月女士聽得一愣一愣,聽起來這個常叔叔不就是古代少爺公子身邊的家丁或者護衛嗎?有錢人果然就是奢侈啊!

    明月女士心中對覃小津的敬仰之情又升高了不少。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北京pk拾是骗局吗 前二组选包胆玩法规则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黑龙江11选五最牛走势图 排列五计划软件 官方上海11选 广东十一选五必赢技巧 体育彩票泳坛夺金玩法 新版幸运飞艇app官方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前3组走势图 环球配资 内蒙古11选5每天几点开始 山东11选五5开奖走势图走势 众鑫盈配资 甘肃11选5任五推荐 广州期货配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