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穿越小說 > 大楚懷王 > 第一千兩百九十五章 潛龍勿用
    太子府。

    太子橫與龍舒君二人分賓主坐下。

    此時,太子橫看著面前自稱江城子的龍舒君,問道:“自從上次孤聽到了先生說的天變、地變,孤似是有所感觸,但細細思量,卻又無有所得。

    今日能再見先生,幸甚,幸甚,還請先生賜教,何為天變,何為地變?”

    龍舒君聞言,張了張口,然后看了看周圍侍從一眼,然后閉上嘴巴,滿臉為難的嘆道:“唉~~”

    太子橫見此,立即將下人驅散,然后再次拱手問道:“請先生教我。”

    龍舒君聞言,看了太子橫一眼,滿臉遲疑的開口:“這······”

    太子橫見狀,心中遲疑,不知面前的大賢為何還是不肯開口,但他也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于是,太子橫長拜道:“先生,此間只有你我二人,話出之于你口,入于我耳,絕無他人知曉,還請先生不吝賜教。”

    龍舒君見太子如此誠懇的長拜,知道太子也對他自己的艱難處境有了足夠的認識,這才拜倒:“太子不必如此,非是在下不愿開口,實在是疏不間親。在下的話,十有**會觸怒太子,在下死不足惜,唯一擔心的是,在下死后,恐怕沒有第二個人會再向太子進言啊。”

    太子橫一聽,連忙起誓道:“請先生放心,橫雖不肖,但也不會以言殺人,還請盡情言之。”

    “唉,也罷。”龍舒君嘆道:“在下之所以兩次向太子示警,非是為一己之私,而是因為太子你的賢明仁德,以及傷大王之德,這才冒死進言。”

    太子橫一聽龍舒君說是不忍自己父王傷德,心頭一跳,立即再次拱手道:“還請先生賜教。”

    龍舒君點了點頭:“所謂天者,乃斗轉星移,日月輪轉,四季更替,非人力所能制。故而能使天變者,非也人,天也,神也,鬼也!”

    此時,龍舒君向太子橫拱手道:“太子,這天邊者,非是其他,正是黑帝之變,大王之變啊。”

    太子橫一聽,雙眼微沉,囔囔道:“黑帝~~父王~~”

    “不錯,正是黑帝還有大王。”龍舒君感嘆道:“神靈之能,人所不能測,何況還是造人補天的黑帝。

    上古諸王,有巢氏、神蠶氏、九頭氏,九鳥氏皆有大功于人族,但無論是諸王也罷,三皇也好,全都是壽終正寢,王位正常交替。

    但惟有一王,得神靈之助,御龍升天,且在王位交替時出現前所未有的奇景,不知太子可知此王是誰。”

    太子橫一聽,瞳孔猛地急劇收縮,然后嘴里蹦出五個字:“黃帝軒轅氏!”

    “不錯,正是黃帝軒轅氏!”龍舒君點頭道:“昔日黃帝得天之助,神女旱魃下凡助黃帝破風伯雨師,玄女下凡傳黃帝兵法戰陣,得此兩位神女之助,才先破蚩尤,后敗炎帝,一統天下。”

    說到這,龍舒君感嘆道:“昔日黃帝一統天下之景,與現在大王的黑帝之助,何其相似啊!所以,這就是在下所說的天變。

    大王其人乎?其神乎?誰能知之?”

    太子橫聽到這,頓覺一口氣卡在喉嚨里,即吐不出去,又咽不下去,簡直難受的要死。

    要知道,世人皆說,黃帝不僅得到兩位神女之助,大破蚩尤炎帝,而且還得傳《**經》一部,最后御女三千,御龍升天了。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黃帝活的時間長,要問有多長,問問繼任者少昊與顓頊就知道了。

    雖然周室記載說黃帝傳位其孫顓頊,但這個記載,身為祝融氏的后裔,楚國上下是萬萬不能信的,當然齊國百姓也是不認同的。

    按照齊楚兩地的傳說,昔日黃帝升天,東夷各部的首領少昊即位,輔佐少昊治理天下的是顓頊。

    而顓頊其人,按照楚地的說法,他是黃帝曾孫。

    如果···如果自己父王跟黃帝一樣,也得到了神靈賜予的長生秘法···

    太子橫心中默默算了算,等到自家父王功成名就,御龍升天,那時候,他這個太子肯定已經不再了,或許他兒子公子平也可能已經不再了。

    至于他孫子···

    呸!

    他兒子公子平還沒成婚呢!

    此時,太子橫想起自己父王那青黑的發須,想起他父王這段時間總是沉迷后宮,他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

    萬一···

    想到這,太子猛然感到心臟出現一揪一揪的陣痛。

    “呼~~”

    太子橫臉色蒼白的快速喘了兩口氣,定了定心神,然后看著龍舒君道:“天變果然使人畏懼啊!”

    說著,他又拱手道:“愿聞地變之語!”

    此時,龍舒君見太子橫的心智已經被神靈之事動搖,立即接著道:“太子,所謂地者,其高如山,其低為海,雖滄海桑田,但萬變不離其宗,在高為山,在下為海。

    是故,地之道,在于勢。而人之為地,在于順勢而為。

    所以,在山修樹,在野種糧,如此,草木為之長,禽獸為之生,而糧麻豐。相反,若在山種糧,在地修樹,則辛勞一年,而所獲者少,此為順地勢。

    春夏耕,秋冬收,用力省而其獲多,此為順時勢而為。秋冬耕而春夏收,用力多而其獲寡,此為逆時勢而為。

    所以,順勢而為,其利百倍,逆勢而為,其弊百倍。”

    太子橫皺了皺眉:“先生之言精辟,但這地變與我有什么關系。”

    龍舒君看著太子橫道:“太子之勢在嫡、在長、在大王,大王在天,天之變,亦地之大變。”

    太子橫點了點頭,他已經意識到,從他父王封神的那一刻開始,他這個太子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或者他最大勢便已經發生了驚天變化。

    此時,龍舒君又開口道:“天之變,人力之有窮,不可改之,而地之變,其如大禹治水、愚公移山,人力可改之。

    但如果用力用錯了地方,其如鯀之治水,那么必然會貽禍無窮。

    而以在下之見,太子現在所努力的地方,正如鯀之治水,用力用錯了方向,貽禍無窮啊!”

    “用力用錯了地方?”太子橫一怔,問道:“先生何出此言。”

    龍舒君嘆道:“太子可謂一葉障目矣。《易》云:?初九,潛龍,勿用。在錯誤的時間呆在錯誤的位置,為錯誤的目標刑,只會招致禍患而且還會傷及自身根本。

    所謂緣木求魚,南轅北轍,說的就是太子你現在的情況!”

    太子橫一聽,頓時面無血色。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平码计算下期出码公式 股票指数期货名词解释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大乐透计算器 多乐彩11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秒速牛牛登陆 炒股的技巧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大乐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浙江6加1开奖查询 内蒙快三大小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开发电微178-5613-9019 广东快乐10分彩经网 极速赛车app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