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都市小說 > 狂探 > 正文卷 第2644章 突然的失蹤
    黑色的汽車,在倫敦郊區緩速行駛著。

    趙玉坐在車上,正在和崔麗珠通著電話。

    “厲害了啊我的大濤哥,”趙玉笑道,“無人機這樣一閃而過的東西,都被他捕捉到了,真是了不起啊!”

    “是啊,他已經獲得了你百分之五十的功力,其中有百分之四十都是不要臉的真傳,”崔麗珠俏皮地說道,“這幾天可把他嘚瑟壞了,走路都跟大公雞似的,用眼角瞅人呢!

    “法律要不管,我早就錘他一頓了!

    “其實,他不過是個幸運兒而已,大部分的主意都是吳姐想出來的……”

    “嗯,吳姐也很厲害,你們都很厲害,因為你們跟了一個厲害的組長嘛!嚯哈哈……”趙玉狂笑,說道,“不過,不管怎么說,你們的案子也算完成大半了!值得慶祝啊!”

    “只能算完成了一半吧?”崔麗珠糾正道,“苗姐還在審訊嫌疑人,我們還不知道關于那個神秘的羅浮道的來歷呢!”

    嗯……

    趙玉輕輕點頭,其實他給苗英打電話的目的,正是想要了解一下這方面的信息。

    因為左耳案和紅浴缸案都和羅浮道有著密切的聯系,他也想知道更多的消息,看看嫌疑人龍丹又是在什么時候,學習到的這種秘術?

    “那好吧!”因為很多事情不便于和崔麗珠講述,所以趙玉只好說道,“等你苗姐審訊完了,記得讓她給我回個電話!”

    “好的,放心吧!”崔麗珠說道,“已經審了兩個多小時,估計快了!”

    “那好!”趙玉說道,“我先掛了啊!”

    “嗯……老大……”崔麗珠忍不住說道,“你什么時候能回來啊?沒你在身邊破案,總感覺少點兒什么是的!

    “聽不到你的大言不慚,總是渾身沒勁兒啊!”

    “去你的,等著吧!”趙玉笑道,“就快回去了,回去請你們吃大餐,等著我吧!”

    說完,趙玉掛掉了手機。

    而這個時候,汽車停在了一座鄉村大教堂前面,丁嵐從外面走過來,敲了敲窗戶。

    車窗降下,趙玉忙問:“怎么樣?肯定不在這里了吧?”

    “對!”丁嵐說道,“牧師說,龍丹的那棟老房子已經拆掉了,龍丹從這里搬走,至少得有11年了!”

    “看來……”趙玉說道,“這條線走不通了?”

    “是啊,房子都沒有了,怎么找線索?”丁嵐無奈說道,“現在,只能看干爹那邊給不給力了!

    “只要能拿到龍丹的社會保障號,我們就可以繼續調查了……”

    “牧師有沒有說……”趙玉說道,“他住的好好的,為什么要搬家呢?看上去,好像要躲債似的……”

    “這個牧師也不知道!”丁嵐說道,“他們也都奇怪呢!”

    “不,”趙玉搖頭說道,“如果是為了躲債,他不應該留下房子啊?應該把房子賣了還債嘛!”

    “是的,”丁嵐說道,“牧師說,龍丹的房子還是很值錢的,拆遷的時候,因為找不到他本人,也是走了很多司法程序,最后才強拆的!

    “社會保障局的人還留著他的信息,如果他現在回來,政府是必要要再提供給他一棟有著等同價值的住宅的!

    “只可惜,他再也沒有回來過!”

    “奇怪……”趙玉回憶了一下,喃喃說道,“95年離開樂團之后,龍丹消停了4年,然后再1999年又開始了作案!

    “而那一次,他是自費作案的!悉尼,巴黎,里斯本,從案情分析來看,他一次不如一次,出現了力不從心的情況。

    “或許,是因為他上了年紀,也許,是因為他的耳朵惡化,受到了影響。

    “所以,殺戮在2003年終于結束了,龍丹返回了倫敦,住在這棟房子里面,”趙玉像是在跟自己說話,“而他此后只在房子里面住了6年,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為什么呢?他為什么要離開?還是……出現了什么意外?”

    “牧師說,”丁嵐說道,“龍丹畢竟是皇家交響樂團的成員,他的收入還是很高的,平日他也沒有什么不良嗜好,就是為人有些孤僻,不善與人交談。

    “當然,大家全都以為,這是他耳朵的問題……”

    “呼……”趙玉重重呼了口氣,越發感覺事情沒那么簡單。

    “會不會……”丁嵐猜測,“龍丹擔心他殺人的事情敗露,所以更換了身份,提前跑路了?

    “現在是死是活都說不定呢!這可不好找了……”

    “更換身份,總得需要錢吧?”趙玉說道,“他為什么不把房子賣了再跑路呢?”

    “是呢!”丁嵐說道,“看來,我們只能采用大海撈針了,還是先等干爹那邊查出什么再說吧!”

    “龍丹……”趙玉想起什么,說道,“那個老頭告訴我,龍丹有過兩段短暫的婚姻,一個是遠航郵輪上的女招待,一個是模特,兩任妻子都沒有給他留下孩子!

    “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從這兩人找找看呢?”

    “好,但是,沒有名字嗎?”丁嵐問道。

    “沒有,不過,既然結過婚,應該不難查吧?”趙玉問道。

    “對,應該可以查得出來!”丁嵐點頭。

    就在這時,一名特工突然來到二人近前,匯報道:

    “我們剛剛查到,皇家交響樂團里,的確有個叫做維克多的人,而這個人,也的確是樂隊指揮,甚至和龍丹一起共事了20多年!

    “只不過,”特工遺憾地說道,“真正的維克多,已經在10年前去世了!”

    “10年前……”趙玉算了一下,“也就是在龍丹失蹤的一年之后,這里面,會不會有什么關系呢?”

    “繼任者假扮維克多,等于是假扮了一個真實存在過的人!”丁嵐說道,“也就是說,繼任者跟你說的那些話……”

    “對,那些話應該都是真實有效的!”趙玉點頭說道,“繼任者把這些信息透露給我,應該就是讓我把龍丹抓住,嗯……等等……等等……”

    霎時間,趙玉想到了什么重要的東西,他眉頭一皺,神情緊張地說道:

    “難道……他的目的,并不是讓我們抓住龍丹嗎?”

    “你說什么?”丁嵐聽不太懂。

    “繼任者假扮維克多,說明……”趙玉說道,“繼任者曾經找到過維克多,問過相同的話,維克多應該是把龍丹所有的情況全都告訴給了他!

    “所以……如果他真的要抓住龍丹的話,應該早在……早在那個時候就動手了吧?”

    “哦……”丁嵐有所領悟,“姐夫,你的意思是,龍丹其實是被繼任者抓走了?早就抓走了!?

    “那……”丁嵐不解地說道,“他還找你破案做什么?”

    “是啊,如果真是那樣……”趙玉也發出了疑問,“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北京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股指期货配资 快乐赛车官方网站开奖结果 2009年股票指数 吉林11选5玩法技巧 安徽扑克牌玩法有哪些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靠谱 排列五走势图 北京时时彩官方开奖号码 大乐透5十5多少钱啊 快乐12开奖结果奖 广东26选5开奖结果查 吉林快3开奖结果今天 深圳风采每周几开奖 pk10技巧之稳赚不赔 广西体彩十一选5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