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都市小說 > 我的冰山女總裁 > 第4562章修為消散
    誅天盟五大圣尊,于無窮歲月前,修為就已經登頂。

    他們倒不是很怕混沌真靈顯圣化形后的戰力,而是忌憚它能知曉一切的無上神通。

    因為有它存在,天地間眾生,便無秘密可言。

    也正因此種神通,令它有無比高深的見識。

    毫無秘密可言,配合它高深的見識,即便混沌真靈只是靈的存在,基本不會理會世間恩怨,卻也難保它不會發神經,一旦跟他們為敵,定然也是誅天盟最可怕的隱患。

    縱是如此,五大圣尊也只是震撼了片刻,便即清醒過來。

    “混沌真靈,你是認這孽畜為主了嗎?”

    此時此刻,云至尊開口,俯瞰著鐵憨憨,鄙夷地笑問道。

    鐵憨憨冷笑了笑,道:“他不僅是我主人,還是我岳父。”

    他的回答,令云至尊都有些愕然,微愣了片刻,才大笑道:“哈哈哈……真沒想到,你也有男人的通病,難不成是被這孽畜,犧牲他女兒以美色所惑?”

    這般笑語時,即不屑,也有濃濃的嗤笑意味。

    “自我被你們陰謀算計后,就生成就了一方世界,亦以報仇雪恨為心愿。故此,每隔一段時間,我生就的世界就會開放一次,尋找合適的人選。雖岳父已為我的主人,實則是他經過了我的考驗,令我選擇了他。而且,當時我妻子,亦未現身,自然也就不存在你說的這種情況。”

    鐵憨憨淡然答道。

    對此,云至尊還真不懷疑。

    畢竟,混沌真靈這般存在,根本就沒必要說假話。

    云至尊點了點頭后,又看著鐵憨憨,不屑地笑道:“曾經會用計囚困你,是因害怕你洞悉到我們的計劃,并暴露出去。如今,我們的計劃已經到了關鍵時刻,甚至已經明了,自然也就不會再怕你。因為,你顯圣化形,最終戰力,最多也就堪比絕巔至尊,還真難跟我們為敵。唯一有些可惜的是,你始終是混沌真靈,即便將你顯圣化形的身軀擊殺,也難湮滅你的神魂。”

    在知道鐵憨憨的真實身份后,五大圣尊會齊齊變色,即是自然而然的反應,也是因為事實太過于震撼。

    從戰力來說,他們還真不懼怕顯圣化形后混沌真靈。

    而事情會發生到這般地步,甚至變得難以控制起來,致他們計劃,也有極大的可能要從頭再來,令他們都無不認為,必有混沌真靈認云劍晨為主的因素在里面。

    所以,云至尊在說最后的話時,變得無比的怨毒,又有些無奈。

    “我的實力已經不比你們弱,我的妻子一樣強大,外加我的見識,你們想要滅我,還真不容易。”

    鐵憨憨傲然地說到這里,微頓了頓,又道:“更何況,還有我岳父大人。他可比我跟我妻子,還要不凡。要知道,能被我看中的人,豈會平庸?”

    說最后一番話時,前面的話五大圣尊,還沒多少反應。

    可是后面的話,卻讓他們的臉色,都齊齊地凝重。

    混沌真靈是何等存在?

    于混沌時期,就已存在,天生就能洞悉世間一切。

    能被它看上的,必是翹楚中的翹楚、精英中的精英。

    此時徹底清醒過來,更是讓他們明白,有混沌真靈相伴云劍晨左右,如果他沒有足夠的底蘊跟他們抗衡,以混沌真靈的見識,絕不可能讓他直接跟他們抗衡。

    畢竟,云劍晨生成的星辰,非常詭異,只要隱藏起來,是他們都沒辦法窺探的。

    不過,他們依舊還有絕對的優勢。

    因為云劍晨始終是依靠釋䶮的命運輪回棋,于微末中踏上了修練路,他及他的很多身邊人,都已經深受命運輪回棋的影響。

    由于云劍晨是混沌真靈的主人,也是他一方勢力擁有絕對權威的為首者,只要能將他收服或者擊殺,其他人也就不足為慮了。

    “云公子,你本就跟尊主,同出一脈,如今尊主又給你開出了條件,只要答應,潑天的利益及無上的權威,便唾手可得……”

    釋䶮適時開口。

    卻被云劍晨悍然打斷:“我說過,絕不跟禽獸為伍!身為紫云族族長,我也必須要鄭重申明,云至尊這種禽獸不如的東西,跟我紫云族沒有絲毫的關系。”

    陰沉著臉色,寒聲而語,表現出來的是更篤定絕決的態度。

    “哼!”釋䶮重重冷哼:“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本尊就只能讓你,看看本尊的手段了。今天,你的結果也只有兩種,要么順從,要么身消魂散,追逐本尊原本的用意。”

    他的話音剛落,云劍晨就盤膝于地:“那就直接來吧!我也很想看看,你的手段到底有多可怕!”

    釋䶮嘴角微翹,露出了一抹不屑而又冷冽的笑容,便不再多話。

    隨之,他也凌空盤膝。

    整個人瞬間就變得肅穆起來,莊嚴如同法相。

    卻又浩蕩著一股,令人無比壓抑的滔天邪威。

    同時,云劍晨就感受到,心臟內的命運輪回棋,浩蕩出一股力量,幅及他的全身。

    那是非常怪異的力量,說不清也道不明。

    莊嚴與邪惡并存、純凈間似又滲透著海量雜質……

    令云劍晨的身體與精神,也有著極為恐怖的遭遇。

    最為恐怖的還是,云劍晨能分明地感受到,體內實力,在極速的消散。

    云劍晨創世的世界內,曾經于血影幻界修練的人馬,也已經受到影響。

    只不過并不明顯。

    他們基本都只是身體微顫,神魂悸動,流淌著虛汗。

    云劍晨堅守著心神,且處于恐怖的修練狀態,想要阻止修為的流逝。

    可是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效果。

    似乎精神與身體,遭受的都是無比恐怖的侵襲,根本無可抗衡。

    不一會兒,云劍晨渾身,就已經被汗水浸透,衣服能擰出水來。

    盤膝之地,地面也被汗水洇染,還在不斷漫延。

    此時的云劍晨,就仿若變成了一口泉眼。

    只不過源源不斷滲透出來的是汗水而已。

    看到云劍晨的反應,他的人馬焦慮至極。

    但事前云劍晨已有嚴令,誰也不敢擅自行動。

    即便是云善、金鳥及七彩神蝶等一眾兇獸,都只是表現出了想沖殺出去的反應,并沒有直接出擊。

    不過,它們的目光,皆傾注在云善的身上。

    只因它們早就以云善為首,又知道它是云劍晨最疼愛的女兒,如此時刻,即便它不顧云劍晨的命令沖殺出去,他也不可能真的收拾它。

    只可惜,云善現在的目光,則死死地盯在云劍晨身上,根本沒有出擊的節奏。

    倒不是它不想出擊。

    實因它知道,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它不想因為自己的出擊,令爹爹擔心,去滋擾到他的情緒……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河北十一选五看技巧官网 新能源板块股票推荐 北京28现场开奖记录 安卓 急速赛车 浙江20选5怎样算中奖 宁夏十一选五投注网站 极速赛车的出号规律 股票涨跌是怎么算出来的 体彩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在线配资平台航必选卓信宝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四川金7乐彩票 广东11选5走势图 云南福彩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湖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