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穿越小說 > 隋末之大夏龍雀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都不是好鳥
    大帳中,李煜正趴在地上,將一塊一塊地圖粘在一張巨大的白紙上,若是有細心的人,可以發現,這是歷陽及其周邊的地圖,雖然不是詳細到極致,但大概的方位還是標志出來了,在地圖之外,還有許多小型地圖擺放在一起,這些都是李煜千里行軍的結果。

    大帳掀起,岑文本和范瑾兩人走了進來,看在李煜的動作,兩人相視一笑,岑文本笑道:“將軍既然已經決定了北進,為何還在關注歷陽周邊的地形?難道宇文化及這么好對付,將軍已經有了必勝的把握。”

    “將未來放在這些世家大族身上,還不如放在我自己身上,世家大族不可信,李秀寧更是不可信。”李煜頭也不抬,說道:“我數萬人,千里行軍,已經到了歷陽,渡過長江,就是江左,順江而上,就是荊州富饒之地,這是王氣所鐘,帝王基業所在,為何我將軍還要去遼東這樣的苦寒之地,難道就因為楊廣會率領幾十萬驍果到此?”

    岑文本聽了哈哈大笑,對范瑾說道:“范先生,文本猜的如何,將軍剛毅果斷,既然做出了決定,就不會改變,一個幽州總管之位看上去不錯,但絕對不會入將軍之眼。”

    “還是屬下錯了。”范瑾也笑了起來。他以為李煜真的會去幽州,畢竟還派出了岑文本和李秀寧密談,沒想到唇槍舌劍一番之后,李煜卻在偷偷的關注歷陽周圍的情況。

    “世家大族不可信,尤其是李氏,志在天下的人物,他們喜歡將所有的事情都掌握在自己手中,我乞活軍的出現,就是超出了他們的意外,他們肯定想滅掉我們,在歷陽不行,也會在其他的地方,尤其是前往東北的途中,是最好的選擇,關東世家也是如此,不做的想養一些,怎么可能讓他放心?”李煜不搖搖頭,在地圖上標注了敵我雙方的位置。

    岑文本和范瑾兩人點點頭,他們還生怕李煜被幽州總管這個名號所吸引,再次領軍前往東北,那對乞活軍來說,簡直是一個災難。

    “岑先生,江面上不是有十幾艘大船嗎?想辦法把這些船只給留下來,歷陽不是我們的目標,我們的目標是江南,是荊州。我們需要船只,李家的船只我們正好用之,你想個理由吧!”李煜不在意的說道。好像橫在江面上的十幾艘船只就只值幾個銅子一樣,想要就要。

    “是,將軍放心,屬下就說我們準備走運河,這樣很方便,看看能不能買上一些船只,將我們兩萬人馬一口氣運到東北。”岑文本輕笑道。只要李煜說出來,理由他都已經找好了。這就是和聰明人說話的輕松之處。

    “你們信不信,這個時候,李秀寧恐怕已經去找杜伏威去了,若是能將我們消滅在歷陽境內,關隴世家不用支付其他的費用,李秀寧絕對會干這種事情的。”李煜站起身來,看著腳下的地圖,微微搖搖頭。到底不是朝廷兵部秘藏的地圖,靠乞活軍的斥候制作出來的地圖,李煜還是有些不滿意。

    岑文本和范瑾兩人聽了,面色一變,忍不住說道:“不是說隴西李家和將軍是世交嗎?怎么可能偷偷的去見杜伏威呢?”

    “將軍。”外面響起謝小虎的聲音,接著就見謝小虎掀開帳篷,看了岑文本和范瑾一眼,說道:“將軍,李三娘見過杜伏威之后,就乘船順江而下,大概很快就會來我軍了。”

    “將軍,這個杜伏威他會答應嗎?聽說此人是一個仁義之輩,在江湖中聲望很高。”范瑾有些擔心的說道。若是像李煜所猜測的那樣,情況就太危險了,在自己身邊,還有一個敵人存在,這是何等恐怖。

    “杜伏威是一個矯情的人,別人起兵造反,都是稱王稱霸,唯獨他起兵造反,只是自稱總管,這是為什么?因為他自認為自己沒有統一天下的能力,只是想著待價而沽,等待明主出現,將自己連同的屬下一起送過去,然后過上榮華富貴的日子,如今天下,何人可能成為明主,杜伏威認為或是關隴,或是關東。但絕對不是我李煜。”李煜將地面的地圖收了起來,說道:“用我李煜的人頭來結交關隴世家的貴女,有什么不可以呢?”

    “無恥。虧將軍還準備幫助他們抵擋宇文化及的進攻呢!”謝小虎忍不住說道。

    “沒什么無恥不無恥的,這是人的本性所在,杜伏威就是如此,只是杜伏威不知道的是,這人還得依靠自己,像李秀寧這樣的人,可以合作,可以利用,但決定不能相信。你說,現在是我們在設計他,還是他在設計我們?”李煜輕笑道。

    岑文本點點頭,想要爭奪天下,就必須要厚黑,在李煜眼中,人性本惡,或許這對于普通人來說,不是一件好事,但對于爭奪天下來說,卻是好事。就好像是答應李秀寧,興兵北上一樣,大家都是在耍陰謀,李煜是如此,李秀寧同樣是如此,沒什么奇怪的。

    “讓杜伏威派闞棱前來,我要在獨龍山迎戰宇文化及。”李煜指著地圖上的獨龍山說道:“小虎,你和闞棱兩人將獨龍山周圍二十里的地方都給我摸清楚了,然后制成沙盤,山川地利,都要標注上。”

    “將軍是看上了闞棱?”岑文本知道李煜看上了闞棱。

    “如此猛將,跟隨在杜伏威身后可惜了。”李煜搖搖頭,說道:“這樣的人應該選擇一個明主,馳騁疆場,縮在歷陽,然后被杜伏威賣給別人,豈不是浪費,不如跟在我李煜身邊。”

    “劉備借荊州,有借無還。將軍也應該如此,若杜伏威老實也就算了,若是不老實,就想個辦法,除掉此人。”岑文本對于杜伏威想聯合李秀寧一起算計李煜的事情,十分惱火。

    “杜伏威有人會幫助我們算計他的,他想投靠關隴世家,那也得問問他手下的人可愿意,并不是每個人都想成為世家的奴隸的。只要有人不同意,這就是我們的機會。還有,想算計我李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李煜不屑的說道。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