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穿越小說 > 蘇廚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大打出手
    第六百一十八章大打出手

    蘇油將孩子交給容光煥發的石薇,不知道小扁罐長大之后,知道自己曾經被這么多人圍觀沐浴,會不會罵娘。

    水溫很合適,但是蘇油看著里邊飄著的棗,蔥,還有蒜皮,總有一種拿個勺子嘗嘗咸淡的沖動。

    然后加肉……啊不,是薇兒將小扁罐放了進去。

    扁罐在水里撲騰,抓著水面上漂的棗想塞嘴里。

    富弼微笑著點頭“這孩子聰明強壯,大棗抓得穩穩的。”

    蘇油就打了個寒噤“薇兒每天要給他引導按摩,手部是重點,其實我覺得掛個玩具給他抓,效果是一樣的……”

    然后收到飛來的一記白眼,老實閉嘴了。

    石薇洗完兒子,收獲了滿滿一堆祝福,心滿意足地抱著孩子進書房去了。

    這個也是儀式的后續,百日洗兒,完后要到別的床上放一下。

    蘇油的書房里有一張床,有時候他看書畫圖,處理政事晚了,就不好再去內室打擾母子倆,直接在書房休息。

    家庭地位直線下降。

    前來參加賀禮的女性們搶完了棗子后,接下來就是開席,蘇油順帶推介一把新產品。

    火腿腸酥肉鴿子蛋扣碗,午餐肉肚條燒青筍,油肉臘腸拼盤,黃燜羊肉,紅燒牛肉,加了眉山水果罐頭的銀耳羹……

    最夸張的兩道菜,是墨魚燉雞扣碗,海帶燉鴨子扣碗!

    海鮮!海鮮也!

    富弼品嘗著火腿腸和午餐肉“將士們能吃上這個?是不是太奢侈了?這個味道好啊!”

    蘇油說道“天天吃大肉當然不可能,不過如今陜西士卒,每十日有一頓大肉,三日有一頓火腿腸午餐肉,三日有一頓雜碎湯紅燒魚,一人一月能保證八兩供應。”

    “如果再要打牙祭,那就只有自己休沐日出營找食。”

    司馬光問道“這些……罐頭,能保存多久?”

    蘇油說道“大致一年以上,反正第一批生產的罐頭,現在都還能吃。其實牛羊肉罐頭主要是供應汴京,牛肉的主要發往萬姓集,羊肉的是軍方訂單。”

    郭逵說道“大軍中肉食儲存是最麻煩的,一般也吃不上。如今可以像存糧那樣收儲攜帶,這怎么都該算作大軍功才是。”

    富弼和司馬光面面相覷,道理是這個道理,可要是真算軍功,再上一步,這娃策勛可就是到頂的正二品上柱國了。

    如果是文散官,也該進從二品光祿大夫,回京后就該是參知政事!

    蘇油笑著擺手“這個夸張了,反正就是造福百姓,讓戍守烽燧寨堡的軍士們有口肉吃,還有避免秋末和春末的牛羊價格波動,順帶賺取一些軍費而已。算不得什么大功勞。”

    秋末是因為牛羊最肥美,那個時候賣牛羊,論重量價格最高。

    而春末則是牲畜難過二月八,那個時候是牛羊身體最虛弱愛患病,草料供給不足的時候。

    不過這是西夏人和生蕃的問題,不是陜西人的問題,陜西人有稗草青儲苜蓿干料,還有酒糟豆粕之類棚養。

    所以蘇油暗中準備發動的橫山二次攻略,就在二月八日。

    洗兒宴后就是年底了,應該準備今年的榷市大會了。

    家梁出使青唐,獲得了巨大的成功,董氈之子藺逋比,迎娶了梁太后愛女,青唐和西夏和親結盟,董氈背宋!

    所以這次榷市大會,就沒他的份了。

    最好笑的是木征,渭州保衛戰之后,蘇油將董氈用得團團轉,董氈勢力大張后,木征被叔叔煎迫得不行,家梁丟出了公主為條件,招誘他成為了拱衛蘭州的力量。

    結果幾年過去,家梁再次以公主為條件,誘惑董氈背叛了宋朝,他作為叔叔不共戴天的仇敵,抓瞎了。

    但是蘇油發展陜西,大開邊貿,木征的實力還是得到了一些增長,如今正在首鼠兩端。

    王韶給蘇油寫信,要求利用榷市大會,增加大宋在熙河的影響力,以對抗董氈背宋帶來的不良影響。

    蘇油只好認了這個虧,將青唐方面生意的收益分給了王韶一半。

    不過以前每年支持王韶的五萬貫經費,到今年也正式終止。

    這項政策,整整實施了十一年,蘇油自掏腰包,前后補貼了王韶五十萬貫之巨。

    不過王韶的回報也是巨大的,陜西經略使司機宜分司,這個巨大的情報體系,可以說基本上是王韶一個人的開拓,蘇油第一次來到渭州之時,才有機會在其上大力發展,最后從上面賺回來的,遠遠不止五十萬貫。

    所以如今王韶得趙頊和中書看重,脫離于陜西經略使司控制范圍之外,既獨立又合作,蘇油認為是這家伙應得的。

    還是那句話,潛心埋頭研究西北局勢十多年,不要功名不要官職,這種人,大宋實在是太少了。

    今年陜西算是翻身了,一個渭州榷市已經滿足不了需要,蘇油干脆大手一揮,要玩就玩大的,分別在古渭,寧夏,清澗三處,同開榷市大會!

    準備工作是繁復的,青唐,石門峽,橫山,三處宋境的外圍,人口和物資開始大量流動,得到消息的蕃人們趕著牛羊馬匹,馱著青鹽,前往三處地點集結貿易。

    而大宋境內,無數大車奔行在大道上,商州,渭州,秦州,鳳翔,各地的商賈們同樣聞風而動。

    皇宋銀行陜西分號的日進出流水,達到了十萬貫之巨!

    董氈和西夏人一日三驚,待到探明之后,也紛紛派遣附屬的部族,渾水摸魚,加入到了這場貿易的狂歡里面來。

    沒有人發現,蘇油和王韶,已經借如此大規模的物資人員流動,瞞天過海,悄悄完成了兵力和物資的調動和部署。

    春節剛過,還沒有出元宵節,王厚收到李文釗送來的信息,得知了西夏人即將寇略秦州的情報。

    于是蘇油告知王韶,可以提前發動了。

    王韶收到消息后,立即從古渭出兵,然而卻不是對付董氈,目標竟然是木征!一舉占領了木征的傳統勢力范圍渭源城!

    木征完全沒有想到王韶會針對他,一下子傻了,叔叔叛宋,我不就應該是大宋的爭取對象嗎?這是怎么回事兒?

    然而蘇油非常清楚,王韶心里,什么木征董氈,全從地圖上抹去是最好的,所以打誰都是打,哪里好處最多打哪里。

    渭源有鹽井,“日獲利可市馬八百匹”,蘇油終止了援助款,這娃要自力更生了!

    木征于是叫囂“王韶你奪我城池,鹽井,我打不過你,我要投靠叔叔,一起寇略大宋邊境!”

    這下好了,簡直就是將挨打的理由送到了王韶手上。

    于是王韶繼續大打出手,以“不可內附”,“言語悖慢”為理由,干掉了渭源當地吐蕃大首領,木征的重要幫手蒙羅覺,占領了熙河重要節點乞神平堡。

    木征這才慌了,以前要挾可管用了!大宋這回的態度,怎么和以前完全不一樣?!

    趕緊派出將領,聚集軍隊,聯合周邊吐蕃部落,在抹邦山與王韶相持。

    面對吐蕃軍隊占據有利地形的態勢,不少宋將心存忌憚,曾商議撤軍,但王韶嚴令不許,親自披掛壓陣,并與諸將言之“有言退軍者,皆斬!”。

    王韶是正牌子文官,諸將在他的面前,還是不敢懈怠的,拼死擁上對面隘口,用仰攻的方式奪了抹邦山。

    吐蕃守軍大敗,宋軍趁勢焚燒對手的軍營,“獲酋虜,器甲,洮西大震”。

    身在河州的木征再也坐不住了,親率大軍,渡過洮水前來援助。

    。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网站靠什么赚钱 期货交易配资 学生如何从网上赚钱 15选5一等奖有多少 华天科技股票分析 超凡娱乐棋牌 最新消息明天股票大 斗牛棋牌怎么玩 新疆11选5开奖号码 快速赛车玩法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带连 喜迎棋牌下载 股票集合竞价买卖规 开元棋牌网址 贵州11选5动先走势图 熊猫游戏平台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