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穿越小說 > 大紅妝 > 第四一四章 吉屋出租(一更)
    沈彤彎起嘴角。

    她猜得沒有錯,楊訥的死一石擊起千層浪,必然會在京城掀起軒然大波。

    這位楊家四老爺活著的時候,很少被人想起來,老護國公楊鋒親疏有別,一心扶持自己的兩個親生兒子,侄兒當中也只有在燕北的楊勤成就頗高,其他幾個都是碌碌無為的富貴閑人。

    縱觀楊四老爺楊訥一生中的閃亮時刻,便是在他死后的現在了。

    他是抓不住這個機會了,就看別人是否能借機達到目的了。

    “沈姑娘,眼下京城風聲鶴唳,要不我們再等等吧。”江婆子當然不會怕事,她不生事就難得了。但是沈彤重傷初愈,江婆子擔心她會有閃失,他們江家是有兩個主子的,一個是沈彤,另一個是蕭七少。

    如果讓她把兩個主子做個比較,沈彤要比蕭韌好說話,這次沈彤受傷,江婆子已經猜到蕭韌若是知道以后,一定會怪她保護不周,說不定還會責罰,若是再出差錯,可想而知,蕭韌不弄死他們就是留情面了。

    沈彤就像是看出她的心思一樣,微微一笑,道“我會給蕭韌寫信,把這邊的事告訴他。京城里的風吹草動,他也應該知道。”

    也就是說,她會讓蕭韌知道,這都是她的主意,和江婆子無關。

    江婆子松了口氣,對沈彤多了幾分感激之情。

    幾個人沒有耽擱,次日天光微熹便到城門口排隊,果然,城門口除了旗手衛,還增加了懸著繡春刀的飛魚衛,以及像是國公府侍衛的人。

    對于進城的人,與平時沒有不同,但是是對于出城的人,檢查非常嚴格。

    老幼婦孺先放出城,青壯男子一律轟到一旁,由飛魚衛的人挨個檢查,若是有隨身帶著兵器的習武之人,不由分說,立刻戴上刑具拿下,下到大獄里侯審。

    沈彤一行雖是三女一男,可是看上去就是一個婆子帶著三個半大孩子,韓無忌雖然身板壯實,但是只有十四歲,身量尚未長成,他們也沒帶多少行李,旗手衛的人看了他們的路引,便放行了,沒有搜身,也沒有檢查物品,便揮揮手讓他們進去,又去檢查下一個。

    四個人目不斜視地向前走,走出很遠才回過頭去看,見國公府的侍衛們簇擁著兩位錦衣公子,正在和飛魚衛的人說著什么。

    那兩位錦衣公子,一個是護國公世子楊錦程,另一個就是楊錦軒了。

    “咦,那不是楊二公子嗎?他不是和京城的楊家關系不睦嗎?怎么一大早就過來了?”芳菲好奇地問道。

    在燕北的時候,芳菲見過楊錦軒兩次,一次是進城,楊錦軒囂張霸道,不但沒把燕北郡王放在眼里,也沒把京城來的楊家人當回事;第二次就是在燕北郡王大婚時,芳菲也在喜堂中,那日從始至終,楊錦程和楊錦庭都沒有站出來幫過楊勤父子,可想而知,楊家人的關系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樣了。

    那次回來以后,芳菲還為了這件事念叨過。

    現在看到楊錦軒和楊錦程在一起,難免會感到奇怪。

    沈彤低笑,道“做賊心虛,生怕被人懷疑到自己頭上。”

    江婆子明白沈彤話里的意思,芳菲卻沒有聽懂。

    韓無忌找人打聽了高升客棧的地址,四人沒有停留,直接去了那里。

    大餅沒在客棧里,但是已經提前訂好了房間,小二用鑰匙打開房門,韓無忌走進他和大餅住的房間,在堆起的被褥里找到一張字條,他去了與此相隔兩條街的楊柳胡同。

    沈彤看完紙條,交給了江婆子,江婆子會意,一邊把紙條撕得粉碎,一邊走了出去。

    沒過一會兒,江婆子就回來了,對沈彤說道“打聽清楚了,楊柳胡同其實就是一條胭脂街。”

    聽到這里,身為百卉堂現任師傅的芳菲立刻贊揚“大餅哥可真好,到了京城就去打聽行情了,也不知道京城里流行哪種香味的脂粉。”

    沈彤和江婆子面面相覷,這單純孩子誤以為胭脂街上就是賣脂粉的。

    江婆子干咳一聲,道“這楊柳胡同是做皮肉生意的,不是開脂粉鋪子的。”

    芳菲頓時明白了,紅著臉縮到沈彤背后,差點兒就把腦門子抵到沈彤的傷口上了。

    沈彤問江婆子“大餅為何會去那里,莫非是被他盯梢的人住在楊柳胡同?”

    想來就是這個原因了,大餅既然留言自己的去處,一是讓沈彤知道他去了哪里,若有不惻也能有人接應;二來也是暗示那女子在楊柳胡同。

    沈彤只交給大餅一個差事,就是讓他盯住那女子一行人,所以他不會因為其他原因擅自行動。

    沈彤想起了百花班,百花班是戲班,無論戲班子里的女子是否潔身自好,在世人眼里也是風塵女子,說不定當初百花班來京城后,最初也是住在楊柳胡同,闖出名頭以后,要出入高門大戶,自是不能再住在那種地方,這才找了風雅清靜之地棲身。

    果然,后來到了楊柳胡同稍一打聽,便打聽出來,百花班最初就是在住在楊柳胡同里。百花班在京城初次登臺就迷倒了一位揚州來的大鹽商,聽說百花班住的房子是租來的,他二話不說就把那處宅子買下來送給了紅娘子。后來百花班在京城紅透半邊天,時常會與大戶人家的夫人小姐打交道,再住在這里多有不便,吏部尚書毛元玖的夫人楊氏便是百花班的戲迷,由她牽線搭橋,百花班搬去了位于小西山的一處園子。

    小西山雖然偏僻,但是風景極佳,后來沈彤才得知,原來那處園子竟然是護國公府老夫人的嫁妝。

    護國公府老夫人就是楊鋒的夫人,她是楊氏的生母,同時也是楊皇后的祖母、毛貴妃的外祖母。

    當然,這是后話,此時的沈彤并不知道,當她得知這件事后,也就把當初大行皇帝失蹤前后的事想清楚了。

    現在,他們幾人就站在楊柳胡同時,來來往往都是尋芳客和堂子里的伙計,好在他們很快就找到了當年百花班住過的那處宅子,宅子大門緊閉,卻沒有上鎖,門口貼著一張大紅紙,上面寫著“吉屋”二字,紙的下半截被撕掉了,顯然,這張紙上以前寫得應是“吉屋出租”,現在屋子租出去了,自然就被撕掉了。

    。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网上电玩金蟾捕鱼 熊猫棋牌游戏官网 欢乐捕鱼人有外挂吗 多游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载 捕鱼大亨2017现金版 南京麻将游戏 股市今日午评 欢乐斗牛棋牌游戏下 原油下跌利好哪些股 腾讯分分彩在哪里下载 广东11选5历史查询 选四开奖结果走势图 贵州快3走势图今天 那个网上软件可以赚 江西多乐彩任三技巧 福利福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