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頂點 > 網游小說 > 天選者游戲 > 第022節 防御網
    第二天,又有超過10名實驗體,以及數百名囚犯,加入了王宏臨時拼湊出來的這個‘團隊’。

    不僅僅只是他們,整片荒原,都像是一鍋放在火上炙烤的油,徹底的沸騰了,無論是實驗體,亦或者那些囚犯們,都陷入到了瘋狂之中。

    不只有王宏、辛游他們,在荒原的其它邊緣處,許多囚犯亦在實驗體們的帶領下,嗷嗷亂叫著,沖向了荒野邊緣處那些密密麻麻拉著的防御網。

    他們所不知道的是,在他們周圍的空氣里,正漂浮著一些生物因子,這些生物因子一旦吸入人的體內,就會讓人的情緒變得不穩定,心情變得亢奮,變得嗜血。

    他們所不知道的是,在他們的頭頂上方,正有近地巡航戰機,開啟了隱形模式,在高空逡巡著。

    他們所不知道的是,這更高的天空中,幾艘奢華的獵空艦,同樣開啟了隱形模式,無聲無息漂浮在了半空。

    在這幾艘獵空艦上,有秘密實驗室的掌控者——教授,以及幾位研究主管,有獄13星上的諸多高層,更有來自于帝都方面的一些大人物。

    奢華的獵空艦內,空間很寬敞,正舉辦著舞會,衣著體面的大人物們,搖晃著酒杯,一邊欣賞著歌舞,一邊饒有興致注視著面前的全息投影。

    影像很清晰,讓人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所展示出來的,正是荒原之上,實驗體們以及那些囚犯,嗷嗷叫著沖向防御網的景象。

    “大家沖啊,沖過去,殺了這些讓人惡心的人渣!”人群洶涌,王宏沖在了最前面,他手中握著的,是一根被打磨成了巨大骨錐的獸骨。

    “沖!殺光那些雜碎!”群情洶涌,不論是實驗體們,還是被強行驅趕進荒原來的囚犯們,對于那些全副武裝的獄警,都充滿了仇恨。

    辛游同樣身處在了洶涌的人群之中,他的雙眼微微泛紅,表情猙獰,左手攥著他的那柄骨刃,右手卻有些無力的下垂著。

    在大約半刻鐘之前,那枚銀色手環已經被他給強行取出來了,然后用王宏的那柄骨錐給砸得變了形。

    而他所付出的代價,則是右手手腕的粉碎性骨折,就連指骨也受到了波及。

    可以說,為了取下那手環,他的整只右手都算是廢了。

    他的想法極其挺簡單,既然要死了,他便想脫去身上的鐐銬,一身輕松的去死!

    不僅強行取下了銀色手環,辛游這時候還將他的異能給關閉了。

    他不想在這個時候,聽到那些研究員們高高在上,譏笑他們不自量力的聲音。

    “噠!噠!噠!……”層層疊疊的防御網,每一張都有超過5米的高度,后面,存在了幾處突出地面的防御哨塔,十來名全副武裝的獄警,在這一刻齊齊開火了,一梭梭的子彈被打了出來,火舌從槍口延伸出來,足足向著前方延伸出了兩米以上!

    沖在最前面的人群之中,有人身上迸出鮮血,無聲無息向前撲倒。

    更多的人,則繼續大吼大叫的,撲向了那些特殊合金拉成的防御網。

    人群之中,有人發出驚喜的尖叫:“竟然是最原始的火藥槍!”

    不久之后,又有人發出驚喜的大叫:“這一段的防御網上,并沒有通激流電!并沒有通電啊!”

    所有人都精神一震,冒著密集的子彈,如同洶涌的洪水般,拍打在了前方的防御網上。

    不斷有人身體中彈,撲倒在了地上,這里的地面,已經快要被鮮血完全給染紅了,卻有更多的人,大吼大叫著向前撲去。

    空氣中飄蕩的那種生物因子只是一方面,更大的原因是,這里的大部分人,不論是實驗體,還是那些囚犯,都和辛游一樣,早已經心生死意了。

    既然連死都不怕了,還他媽怕什么?

    沖在最前面的王宏,怒吼一聲,他的大手拽住合金網,狠狠一用力,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只靈活的大猩猩,在防御網上攀爬,僅僅1秒鐘,就爬到了防御網的頂端,然后靈巧一個翻身,在避開一梭子子彈的同時,翻過了這道防御網。

    又有十幾人學著王宏的模樣,身形極為靈巧,就像是武俠小說中那種飛檐走壁的高手般,不費什么力氣就翻過了最前方的那道防御網。

    這些人都是實驗體,他們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遠遠超越了普通人,其中有幾人,更是無限接近人體極限了。

    如果是激光、電磁類武器的話,或許可以在遠距離輕而易舉便射殺他們,但光憑一些火藥武器的話,想要殺死他們,就沒那么容易了。

    當反應速度接近人類極限的時候,避開火藥子彈,就會成為一種大概率事件了。

    已經有超過300名囚犯,被掃射過來的子彈擊中,或無聲死去,或痛苦哀嚎。

    亦有幾名比較倒霉的實驗體,同樣被子彈擊中,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而王宏他們,已經接連翻過了3道合金防御網,只要再翻過2道,他們前方,便是一覽無余的平原,不存在任何阻擋他們的東西了。

    這時候,辛游已經沖到了第一張防御網的前方。

    他的額前,布滿了豆大的汗珠,就連嘴唇都是灰白色的。

    十指連心,即便是源自指尖的疼痛,都叫人難以忍受,更何況是手腕的粉碎性骨折?

    源自于手腕的劇痛,無時無刻不在侵蝕著他的大腦,令他的速度以及反應力,大打了折扣。

    辛游將后牙槽都快要咬碎了,這才強忍住了這種鉆心的疼痛,他將骨刃別在了腰際,完好的左手緊緊抓住了眼前那張冰冷的合金網,他想要僅憑一只手,便翻越眼前的這張合金防御網!

    此時的他,身體掛在合金防御網上,就像是一個移動緩慢的靶子,只要有一名獄警將槍口對準他,打出幾發子彈,他就得完蛋,好在,幾乎所有獄警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王宏那十幾人的身上,沒人有空閑去理會他。

    當王宏那十幾人冒著密集的子彈,以損失一半人為代價,翻過了最后那一道防御網時,辛游滿身都是冷汗,終于翻過了第一道防御網,跟著他一起翻過來的,還有幾十人。

    因為右手的拖累,辛游現在的戰斗力下降得太厲害,只相當于一名精銳囚犯了。
真人捕鱼比赛开发者 牛股票论坛 九游大厅斗牛免费透视挂 全来湖南麻将 安徽11选五前三走势图 篮球教程视频初学视 买100块平特一肖怎么算 广西友玩麻将辅助视频 真正免费麻将游戏 湖南幸运赛车 基金资产配置 经典老版街机捕鱼 三分彩是正规国家的吗 宝博棋牌苹果系统 华东15选5app 浙江体彩11选5玩法 捕鱼达人单机无限金币apk